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509章 老虎要吃人了
作者:常世      更新:2021-11-06 00:45      字数:6947
热门推荐:
    事情顺利的让陈言都有点惊疑不定。

    毕竟,他已经习惯了事情一波三折。现在突然一个波都没有,也难怪他会想多。

    不过,任他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事情的发展却依然无比的顺利。

    在饭桌上,曹总的态度热情,甚至带着那么一点点的谦卑,而桌上,他的几个下属也是一个个非常的热情,然后纷纷上前来敬酒。

    甚至,礼仪还非常的到位:他们干了,陈言随意。

    陈言其实对喝酒不怎么感冒,但是见他们这么热情,所以也没有端着,而是一杯杯的跟着喝了,博得了全桌不停的喝彩。

    一顿饭吃完,陈言都有点晕了。

    酒倒没喝多:毕竟,他现在体质+9,这么一点酒对他的影响还是不大的。而是.....被人吹捧了一晚上,有点晕乎乎的。。

    吃完饭,一行人来到外面。这次曹总倒是没有热情的让陈言先走。

    显然,陈言是摆宴的东道主,送曹总这个客人才是应该的。

    于是,曹总的车队先来接几个高管。

    而在临走前,曹总还拍着陈言的后背,说自己明天就通知几个股东,到时候给陈言一个准确的答复。

    不过他觉得问题不大。让陈言宽心。

    陈言能说什么,只能笑着应了下来。

    送走曹总以后,酒店门口就只剩下陈言、宋闯、何梦雪三人。

    姜小芸没接到通知,还在车里等着。

    陈言看着车辆远去的车灯,一脸疑惑的看向身边的宋闯,“你和曹总是亲戚?”

    宋闯听了陈言的话,不由的笑道,“你感觉我俩有长的像的地方?”

    陈言琢磨着,“远房亲戚?”

    可能喝了酒,宋闯也有点放飞自我,他不由的翻了个白眼,说道, “你还不如说是私生子。”

    陈言惊讶了一下, “那你和他, 谁是儿子?”

    宋闯:.....

    见自己说话说不过陈言,宋闯也不再开玩笑,他说道, “我和他没什么关系。”

    “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面。前天约他,还是通过朋友。”

    陈言, “那你朋友.........”

    宋闯没好气的打断了陈言的玩笑, “也和他没关系!”

    宋闯气的轻锤了陈言一下, 然后说道,“陈总。你别是喝多了。总开玩笑。”

    陈言不由的哈哈笑了两声, “我这不是活跃下气氛嘛。”

    说完以后,他正色道,“那他的这个态度是怎么回事?”

    见终于聊到了正事, 宋闯的表情也严肃了不少。他眉头轻皱, 然后说道, “我也不清楚。”

    “不过, 我觉得,不是坏事....吧。”

    陈言问, “不是坏事?”

    “可没可能,他只是在应付我?”

    “到时候,找个理由拒绝我。”

    宋闯思考了片刻, 微微摇了摇头,“如果这样的话, 他没必要来啊。毕竟他不来,就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这是在商言商。没有掺杂私人感情。”

    “但是, 如果来了,先承诺, 却耍你,到时候只会恶了你。”

    “他没道理这么做啊。”

    陈言也有点想不通,“确实是这样.....”

    他的眉头也不由的皱起。

    难道.....一切真的这么顺利吗?

    此时,在一旁全程听了两个男人说话的何梦雪,却是笑着挽住了陈言的胳膊,然后说道,“哎呀。事情发生都发生了。现在想也没意义。”

    “等明天看看就好啊。”

    说完,她又道,“小芸可一直在等咱们,她连饭都没吃。咱们还是给她打电话吧。”

    听到何梦雪的提醒,陈言和宋闯这才想起了姜小芸。

    所以,他俩也不再思考这件事,而是联系了一下姜小芸,让她来接三人。

    坐上车,虽然姜小芸一再表示自己在等的时候,已经买了晚饭,吃了。但是陈言还是强行让她带着三人,找了个烧烤店,又补了顿宵夜。

    于是,大半夜的,四个人又吃了一堆烧烤。

    这就让陈言和何梦雪回到酒店的时候,都已经12点多了。

    这个时间,对于琴岛来说,已经是万物俱籁,沉入梦乡的时候,但是对于国际性的大都市天都来说,只是夜生活刚刚开始罢了。

    回到酒店,陈言和何梦雪聊了几句,然后就朝着屋内走去。

    走到一半,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何梦雪的声音,“陈言~~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今晚这么顺利,那个曹总这么配合啊?”

    听到何梦雪的话,陈言不由的停住了脚步,他疑惑的回头看向何梦雪。

    何梦雪穿着小礼服,倚在桌子上,身体曲线玲珑,看起来非常的美。

    此时的她,正一脸妩媚的看着陈言,目光中带着一丝得意,一丝挑衅,像是真的知道陈言所不知道的秘密。

    陈言松了松西装的领子,然后问道,“你知道?”

    何梦雪得意的点了点头,目光流转,满是星星。

    陈言道,“说说看?”

    何梦雪则是伸出手,朝着陈言勾了勾,“那你...先过来啊。”

    不知为何,陈言总感觉在那一刻,何梦雪的气场无比的强大,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穿着晚礼服,头戴王冠,手持王权杖的精灵女王,正在俯瞰着自己,然后喊着“过来跪舔”。

    陈言:....

    晃了晃脑袋,把自己脑海里的幻想给驱散,陈言走过去,然后看着何梦雪,说道,“你说吧。”

    何梦雪柔弱无骨的手轻轻的搭在陈言的肩膀上,然后脸凑近,小声的说道,“其实,事情很简单。”

    “旧浪在走下坡路,微博是他们仅有的财产。”

    “而他们通过AB股的方式,在微博拥有了绝对的投票权。一点都不怕公司易主。”

    “但是他们手中持有的股份又过多,适当的稀释,和卖出去,让管理层可以套现一部分现金,是非常合理的行为。”

    “而你又是近两年,公认的新兴富豪。主要的阵地又是娱乐圈这个和微博有着正相关的行业。”

    “他们在你身上下注,提前笼络你,避免你的产业更大以后,带领自己手下的明星去竞品,让他们丧尸竞争力。”

    “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拉你入股,是一个两全其美的事情。”

    听到何梦雪的点拨,陈言眼前一亮,“你是说....头条科技?”

    何梦雪笑着点了点头,补充道,“更准确的说是逗音。”

    “你是逗音的大股东。逗音现在正在抢占短视频赛道。而这个赛道其实和媒体社交,娱乐明星等等也有很深的交际。”

    “所以,他们也是在提前布局。”

    听了何梦雪的分析,陈言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啊。”

    “没想到,你居然提前做了这么多的功课。”

    何梦雪得意的一昂鼻子,“那当然了。”

    她看着陈言,目光中满是深情,“毕竟,你的事,就是我最重要的事。”

    说话间,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她晚礼服的肩带居然轻轻的滑落,露出了她白皙的香肩,和半抹的酥月匈。

    再配合着她微醺的面容,那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丽,真的让陈言身体里的血液一下开始朝上翻涌。

    他极力克制住自己内心的翻涌,手却不由不自主的抚上了何梦雪的香肩,“你别这样。”

    入手嫩滑,陈言如同触电一般的拿开手。

    一开始见陈言上手了,何梦雪眼神中还多了一丝得意,但是见到陈言直接移开,她不由的眼神又黯淡了下来。

    她看着陈言,问道,“你....为什么。”

    陈言有点沉默。

    半晌,他说道,“我身边的事太多了。你是个好女孩。我....”

    何梦雪却是问了个直戳陈言内心内心的问道,“那陆曼就不是好女孩了?余巧巧就不是好女孩了?”

    “赵家那个就不是好女孩了?”

    陈言不由的又有点沉默。

    何梦雪看着陈言,眉毛冷竖,有点生气的看着陈言,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抽烟、喝酒、泡酒吧,就不是好女孩了?”

    “我那只是压力大,解解压罢了。我酒吧都是自己的,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和余巧巧她们一样,都是纯洁的。”

    陈言连忙摆手,“这个没有。”

    他道,“虽然我觉得其他这样的女孩,估计多半不是好女孩。但你....还是不一样的。”

    何梦雪看着陈言道,“那难道是因为我爸?你怕你辜负了我,我爸不会放过你?”

    陈言咳嗽了一声,“有一点点,但其实还好。毕竟,我现在身家其实比他高,行业也不交际,他根本影响不到我。”

    何梦雪这下疑惑了,“那到底为什么啊?”

    陈言其实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他其实很喜欢何梦雪。要不然也不会把何梦雪主动选成了云养女友。

    但也可能就因为如此,让他一直觉得何梦雪一定会是自己的。

    所以,在他身边的事没处理清楚之前,他不想让事情更加复杂了。

    陈言在那梳理着自己的想法,在何梦雪的眼中却觉得陈言是沉默了。

    一时间,这段时间的委屈涌现在心头。

    每天看着陈言和余巧巧出双入对,看着陈言和陆曼打情骂俏,看着陈言和赵瑛....鬼鬼祟祟。

    而她却怎么都求而不得。

    难道真的是舔狗不得house吗?!

    但是,她问过自己闺蜜,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舔的久了,他们迟早会软的....

    陈言为什么就这么不同?!

    一时间,何梦雪感觉有点上头。

    可能因为喝了酒,她的胆子也大了不少。

    于是,她看着陈言,手猛地往前一推。

    陈言没想到何梦雪突然出手,一下没站住,摔倒在了地上。

    幸好屋内铺着地毯,他软软的摔在那,没有受伤。

    但是紧接着,他就感觉身上一沉,何梦雪直接扑倒了在了他的身上。

    那一刻,陈言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妈呀。老虎要吃人了。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