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五百四十四章 传说
作者:百分之七      更新:2021-11-13 00:14      字数:7689
热门推荐:
    思考间,江北然发现飞府停了下来,接着就听到施凤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北然,他们停下来了。”

    江北然点点头,再次通过天眼阵向外看去,发现这个宗门虽然已经被蛊修团团围住,不过护宗大阵还没破,所有人都依仗着大阵正在和那些蛊修缠斗。

    前方成严清一马当先冲了下去,将围在护宗大阵外的蛊修全部震开。

    ‘看来没有那种玄圣级别的蛊修在这里啊。’

    看着成严清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杀回自己的宗门里,江北然就知道基本没自己出场的份了。

    等到施鸿云,曹惊骅他们几位玄圣也一起出手后,万华宗外的蛊修被迅速清空,为防有诈,符逸晨和寸头玄圣守在了宗门外。

    不过一直等到万华宗所有弟子全部登上飞府,也没有任何意外发生,可以说相当顺利。

    如同之前一般先将万华宗的弟子护送回渊城,一众人又去往了下一个宗门。

    ……

    几位玄圣宗门中的弟子都被安全护送回了渊城,一路上都没有发生任何意外,要不是这瘴气还在,江北然甚至觉得那些蛊修是不是都撤退了。

    但转念一下的话,江北然和其他玄圣又不得不思考另一个问题。

    ‘那些玄圣级的蛊修去哪了呢……’

    这就如同你的房间里出现了一只蜘蛛,你会感到警惕,全身紧绷,但勉强还能保持冷静,思考怎么对付它的方法。

    但如果这只蜘蛛突然从你的视线中消失,你绝对不会感觉到任何安心,而是越发的惶恐起来,甚至开始坐立不安,自己吓自己,在没有把这个蜘蛛找出来之前,你连睡觉都不可能睡安稳。

    而这就是江北然他们现在的心态。

    那些玄圣级蛊修的消失并没有让他们感觉到丝毫的放松,反而越来越紧张,不停脑补着他们究竟要去搞什么大新闻了。

    “你怎么看?”

    渊城中,施巍奕看向刚走下飞府的江北然问道。

    “圣贤此话是指……”

    “你知道我的意思。”施巍奕看着江北然问道。

    “如果圣贤问的是那些能够和玄圣对战的蛊修去了哪,那我也只能说不知道,不过圣贤应该也发现了吧,路上那些城镇村落中的百姓都没事。”

    施巍奕点点头:“嗯,我们都发现了,也知道了这些蛊修这次来的目的。”

    思索片刻,江北然还是问道:“圣贤,能跟我说说这蛊修和玄龙大陆之间究竟有什么渊源吗。”

    施巍奕回头看了江北然一眼,眼神中两分诧异,三分疑惑,四分打量,七分不信。

    “北然当真不知?”

    这眼神加上语气,江北然就知道施巍奕肯定觉得自己在明知故问。

    毕竟刚才那波装的实在太顶了,自己现在在他们的眼中,应该有着强到可怕的背景,绝不仅仅只是有个隐士高人当师父这么简单。

    而在施巍奕的理解中,既然自己有那样的背景,就不可能不知道蛊修和玄龙大陆之间有着什么的渊源。

    但江北然却是完全无所谓他们是怎么猜自己的,扮猪吃虎也好,大智若愚也罢,反正在他们没有猜透自己真正身份之前,自己做什么他们都能自己脑补理由来说服自己。

    毕竟江北然一路就是这么过来的。

    唬住的顶级强者也是越来越多。

    “让圣贤见笑了,晚辈的确不知。”江北然拱手道。

    若是换做之前,施巍奕肯定会微微一笑,回一句“其实我也不知道。”

    但这一回江北然为施家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而且现在还有无数双贪婪的眼睛正盯着他,施巍奕坚信,等到这次蛊修事件解决,一定会有无数宗门家族开出极为诱人的条件来拉拢他。

    所以就算觉得江北然在明知故问,施巍奕还是认真回答道:“其实我也知道的不多,即使是百年,甚至千年前的古籍,也很少能找到上面有关于蛊族的记载,就好像有人在刻意抹杀他们曾经存在过的证据。”

    既然连施巍奕都这么说了,那有人故意掩盖蛊族存在过痕迹这件事就算是板上钉钉了。

    那什么样的人才会做这种事情呢?

    大概率是心虚的人。

    如果是蛊修对不起人类,那就应该是被钉死在耻辱柱上,而不是被掩盖。

    当然,话肯定不能说的这么绝对,但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

    “既然圣贤说了很少能发现,那就是还有一些古籍上有所记录咯?”

    “确实有,不过更多的还是口口相传。”

    ‘口口相传?’江北然楞了一下,‘祖训的意思?’

    毕竟这种看着就无比禁忌的话题,大概率是不会公开讨论的,那能口口传的,自然是家族内部。

    ‘那不就是越古老的家族,就能知道的越多?’

    江北然猜测时,施巍奕继续道:“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蛊修曾经的确是玄龙大陆上的一族,而且是实力极强的一族,甚至一度统治整个玄龙大陆。”

    ‘嗯……这一点上,和大众说法还是不太一样的。’

    江北然最初听说蛊修时,传说他们是因为修炼功法太过残忍,所以才被其他修炼者联手围剿了。

    是打着绝对正义的旗号。

    而现在蛊修似乎成了大陆的统治者,当然,这也依然可以是被蛊修统治的修炼者们绝对蛊修太过残暴,所以联起手来反抗,将暴政推翻了。

    这勉强也算可以解释。

    “之后的关于蛊修的传说,就是推测以及零星记载了,不可做准。”说好这个前提后,施巍奕继续道:“因为当时蛊修空前的强大,所以他们就将目光看向了秘境中的异界大陆,妄图称霸更多的地盘。”

    “但其他修炼者并不同意这个方案,但蛊修们直接驳回了他们的反对,并让他们作为先遣部队,先去新的大陆侦查情况。”

    “也正因为此,玄龙大陆爆发了内部矛盾,结果你也知道了,以蛊族被驱逐出去为结局,至于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

    思考间,江北然发现飞府停了下来,接着就听到施凤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北然,他们停下来了。”

    江北然点点头,再次通过天眼阵向外看去,发现这个宗门虽然已经被蛊修团团围住,不过护宗大阵还没破,所有人都依仗着大阵正在和那些蛊修缠斗。

    前方成严清一马当先冲了下去,将围在护宗大阵外的蛊修全部震开。

    ‘看来没有那种玄圣级别的蛊修在这里啊。’

    看着成严清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杀回自己的宗门里,江北然就知道基本没自己出场的份了。

    等到施鸿云,曹惊骅他们几位玄圣也一起出手后,万华宗外的蛊修被迅速清空,为防有诈,符逸晨和寸头玄圣守在了宗门外。

    不过一直等到万华宗所有弟子全部登上飞府,也没有任何意外发生,可以说相当顺利。

    如同之前一般先将万华宗的弟子护送回渊城,一众人又去往了下一个宗门。

    ……

    几位玄圣宗门中的弟子都被安全护送回了渊城,一路上都没有发生任何意外,要不是这瘴气还在,江北然甚至觉得那些蛊修是不是都撤退了。

    但转念一下的话,江北然和其他玄圣又不得不思考另一个问题。

    ‘那些玄圣级的蛊修去哪了呢……’

    这就如同你的房间里出现了一只蜘蛛,你会感到警惕,全身紧绷,但勉强还能保持冷静,思考怎么对付它的方法。

    但如果这只蜘蛛突然从你的视线中消失,你绝对不会感觉到任何安心,而是越发的惶恐起来,甚至开始坐立不安,自己吓自己,在没有把这个蜘蛛找出来之前,你连睡觉都不可能睡安稳。

    而这就是江北然他们现在的心态。

    那些玄圣级蛊修的消失并没有让他们感觉到丝毫的放松,反而越来越紧张,不停脑补着他们究竟要去搞什么大新闻了。

    “你怎么看?”

    渊城中,施巍奕看向刚走下飞府的江北然问道。

    “圣贤此话是指……”

    “你知道我的意思。”施巍奕看着江北然问道。

    “如果圣贤问的是那些能够和玄圣对战的蛊修去了哪,那我也只能说不知道,不过圣贤应该也发现了吧,路上那些城镇村落中的百姓都没事。”

    施巍奕点点头:“嗯,我们都发现了,也知道了这些蛊修这次来的目的。”

    思索片刻,江北然还是问道:“圣贤,能跟我说说这蛊修和玄龙大陆之间究竟有什么渊源吗。”

    施巍奕回头看了江北然一眼,眼神中两分诧异,三分疑惑,四分打量,七分不信。

    “北然当真不知?”

    这眼神加上语气,江北然就知道施巍奕肯定觉得自己在明知故问。

    毕竟刚才那波装的实在太顶了,自己现在在他们的眼中,应该有着强到可怕的背景,绝不仅仅只是有个隐士高人当师父这么简单。

    而在施巍奕的理解中,既然自己有那样的背景,就不可能不知道蛊修和玄龙大陆之间有着什么的渊源。

    但江北然却是完全无所谓他们是怎么猜自己的,扮猪吃虎也好,大智若愚也罢,反正在他们没有猜透自己真正身份之前,自己做什么他们都能自己脑补理由来说服自己。

    毕竟江北然一路就是这么过来的。

    唬住的顶级强者也是越来越多。

    “让圣贤见笑了,晚辈的确不知。”江北然拱手道。

    若是换做之前,施巍奕肯定会微微一笑,回一句“其实我也不知道。”

    但这一回江北然为施家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而且现在还有无数双贪婪的眼睛正盯着他,施巍奕坚信,等到这次蛊修事件解决,一定会有无数宗门家族开出极为诱人的条件来拉拢他。

    所以就算觉得江北然在明知故问,施巍奕还是认真回答道:“其实我也知道的不多,即使是百年,甚至千年前的古籍,也很少能找到上面有关于蛊族的记载,就好像有人在刻意抹杀他们曾经存在过的证据。”

    既然连施巍奕都这么说了,那有人故意掩盖蛊族存在过痕迹这件事就算是板上钉钉了。

    那什么样的人才会做这种事情呢?

    大概率是心虚的人。

    如果是蛊修对不起人类,那就应该是被钉死在耻辱柱上,而不是被掩盖。

    当然,话肯定不能说的这么绝对,但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

    “既然圣贤说了很少能发现,那就是还有一些古籍上有所记录咯?”

    “确实有,不过更多的还是口口相传。”

    ‘口口相传?’江北然楞了一下,‘祖训的意思?’

    毕竟这种看着就无比禁忌的话题,大概率是不会公开讨论的,那能口口传的,自然是家族内部。

    ‘那不就是越古老的家族,就能知道的越多?’

    江北然猜测时,施巍奕继续道:“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蛊修曾经的确是玄龙大陆上的一族,而且是实力极强的一族,甚至一度统治整个玄龙大陆。”

    ‘嗯……这一点上,和大众说法还是不太一样的。’

    江北然最初听说蛊修时,传说他们是因为修炼功法太过残忍,所以才被其他修炼者联手围剿了。

    是打着绝对正义的旗号。

    而现在蛊修似乎成了大陆的统治者,当然,这也依然可以是被蛊修统治的修炼者们绝对蛊修太过残暴,所以联起手来反抗,将暴政推翻了。

    这勉强也算可以解释。

    “之后的关于蛊修的传说,就是推测以及零星记载了,不可做准。”说好这个前提后,施巍奕继续道:“因为当时蛊修空前的强大,所以他们就将目光看向了秘境中的异界大陆,妄图称霸更多的地盘。”

    “但其他修炼者并不同意这个方案,但蛊修们直接驳回了他们的反对,并让他们作为先遣部队,先去新的大陆侦查情况。”

    “也正因为此,玄龙大陆爆发了内部矛盾,结果你也知道了,以蛊族被驱逐出去为结局,至于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