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九十章 人生当见一惊鸿
作者:情何以甚      更新:2021-11-10 12:13      字数:6613
热门推荐:
    姜望不记得自己逃了多久。

    逃到五衰之气也被焚杀殆尽,逃到雨也停了。

    日复于夜,夜复于日,在咬牙切齿的恍惚中,其实没有区别。

    唯独从海水里钻出来的那一刻,洗尽尘秽,他看着澄澈天穹,云烟渺渺,感受到一种无拘无束的自由。

    这不是什么好时机。

    伤重未复,身心皆疲,敌众我寡,伍陵和革蜚实力强大又谨慎非常,一直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他本应该再熬一熬。

    在这极限的追逃中,他消耗的是善福青云,伍陵和革蜚消耗的,是实打实的道元。咬牙多坚持一阵,伍陵和革蜚就会多消耗几分。

    保持这样的速度、这样的高度警惕,追了这么久,伍陵和革蜚的消耗也堪称巨大。

    而自己已经杀尽五衰,或许身体还能坚持……

    但此时此刻他觉得,就是现在。

    苦海无涯肯争渡,人生当见一惊鸿。

    便如惊鸿!

    横掠苍穹之下、碧海之上。

    御八风,过四宇。

    照影留波,哪计东西?

    不朽之赤金驱逐了眸中恍惚。

    流火霜披令他显得不那么虚弱。

    苍白的脸色也掩盖在神光中。

    而他手提长剑,踏云而来。

    秘藏星火,开!

    秘藏追风,开!

    秘藏风门,开!

    秘藏披锋,开!

    秘藏殒神,开!

    胸腹之前,五个炽白光源渐次点亮。

    五府秘藏齐开,五神通之光共照。

    显化天府之躯,降临剑仙人之态。

    剑气冲霄,搅碎了云烟!

    一剑撑天定海,左撇而右捺,是为“人”!

    以这一记人字剑,同时斩向了伍陵革蜚二人。

    在这个时候,伍陵和革蜚才刚刚从海里钻出来,还在考虑着用什么新鲜法子缩小姜望的逃窜范围。

    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时候,突然迎来抵定胜负的时刻。

    他们已经追杀了姜望足足两天两夜。

    亲眼见证了姜望的坚韧,见证其人是如何拖着伤躯上天入海,奔逃千里。

    也清晰地感受到,属于姜望的生命之火,正在逐渐衰落。

    胜利是可以预见的,所感受到的耻辱,也可以亲自洗刷。

    毕竟是正面对抗过斗昭的人物,追逐到现在,他们也不想太冒险,不愿给对方面迎生死的机会。只想就这么步步为营,熬到姜望的身体无法再支持为止,然后安稳夺得一块玉璧。

    他们确认己方没有给任何机会。

    但姜望还是回头。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伍陵他们是有预案的,想到姜望或许会在油尽灯枯前殊死一搏。

    唯独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剑来得这样快,这样激烈!

    两个人都惊了一下,为这出乎意料的选择,为姜望这一刻绽放的璀璨光芒。

    这就是……姜青羊的剑!

    无怪乎能与斗昭相争!

    令人不免于惊叹。

    但也,仅止于惊叹。

    姜望固然是坚韧不拔,斗志顽强,他们两个可也是日夜追逐,片刻不曾放松。

    这样的场景,早已在心里预演过不知多少回。

    他们不曾,也不会小觑对手。

    革蜚果断一步后撤,一直蓄势待发的道决立时按出,准备已久的七玄龟甲再次面世,凝气聚元,横拦在两人身前。

    巨大的龟壳背纹复杂神秘,巍然如山岳厚重,散发黄土之光,像是一道拔地而起的城墙。

    停于他肩上的蝴蝶终于等到机会,扑翅现流光,直面姜望而舞,梦幻的五色之中,引人入迷梦。

    与此同时。

    他的右手边飞出一虫,体长只三寸,然其形如牛。

    姜望晃眼看去,只恍惚见得此虫无限巨大,竟然背负一国,国中兵甲数十万。

    革蜚左手边飞出一虫,其形似羊,体长两寸八。

    姜望不经意扫到,恍惚见此虫高身入云,其背亦负一国,国中控弦之士以十万计。

    他心中生起一种觉知——

    右虫所负之国,曰为“蛮氏”,左虫所负之国,曰为“触氏”。

    它们对峙于姜望两侧,以姜望为界相争,战则伏尸数万!

    它们争夺的是姜望的身体!

    这是革蜚最强大的蛊虫,与迷梦蝶最是相合。

    引人入梦,不知今夕何夕。

    蛮触之虫,争于蜗角。

    眼前小利,生杀数万!

    这两条蛊虫,食贪而活,会在贪欲的萌发中,不知不觉侵入敌人的身体,然后以这具身体为疆场,掀起不间断的“国战”。

    很多对手往往人已经死了,还以为自己在某个国家里效命征伐。征战一生,其实是在帮助蛊虫吞噬自己的身体。所有的努力挣扎奋斗,都是在自杀!

    实在是一等一的恐怖蛊虫。

    伍陵更是没有闲着。

    大小眼一瞪,已为杀气所激,直接一脚踩裂了文气长卷。

    在清晰的裂帛之声里,文气崩碎如海潮。

    潮涌之中,一行笔画漂亮如花鸟般的古字浮沉不定。

    曰为——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每一个字才显出清晰轮廓,便会移光转位,落定在周边的某一个位置。

    一共十九个字,占据天上地下,四面八方。

    这些字落定的刹那,立时都显化为高大兵士,个个覆面披甲,杀气自显。

    但见兵煞文气相互勾连,绵延百里,结成一座强大杀阵。

    名曰:十面埋伏!

    刹那间天昏地暗,锁住四方空间,斩断一切退路,令此地如长夜恒有。

    伍陵却是不愿意再让姜望虚晃一枪逃走,正是要以此压箱底的强横手段,趁着姜望要绝杀一击的工夫,彻底将他困死!

    要决死,便于此时,勿有他念。

    这进贤冠二人组不愧是好友,配合默契非常。

    也不负天骄之名,手段高妙难测。

    面对如此突然的一剑,也只在一瞬间,就已经完成了从防御到反击再到困杀的一系列动作。

    简直如行军一般,严密连绵,又步步杀机。

    而此时,姜望和他的人字剑,才将将撞了过来!

    正如伍陵和革蜚对这一刻早已经做好准备,姜望也同样不曾轻视过这两人。

    不然他也不会一开始就选择“谈判”,选择逃跑。

    他非常清楚,哪怕他是如此果决、如此突然地出这一剑,哪怕他已经做到了当前条件下的极限威能,也未必能杀人。

    对手并非土鸡瓦狗,而是有足够实力造成威胁的存在。

    这是生死之争。

    他必须抱着战死的觉悟,来拼这一场,去争一线渺茫的胜机。

    眼前稍显混乱的形势,并未遮蔽他的眼睛。

    在咆哮的剑气之中,他双眸流火,显现乾阳赤瞳。

    直直看向伍陵。

    单骑入阵图直接展开,将伍陵的身影印于其上。一瞬间铺落了神魂杀法,坠西!

    在神魂的层面中,燃烧着的烈阳轰然落下。

    姜望不计损耗地催发此术,令那阳光灿烂得几乎要溢出。

    而伍陵的神魂显化毫无表情,倚仗通天宫,以指为笔,随手一划。

    铁画银钩处,见金戈铁马。

    文气合煞。凝出一队剽悍战卒,战卒结成军阵,化成一只大弓。

    强弓一拉,箭啸万里。

    自地而天,直冲那坠日。

    轰!

    将之射碎了!

    伍陵的神魂之力自然不如姜望,但以伍氏的底蕴积累,资源堆积,也绝非弱者。至少在自己的通天宫里,足堪自保。

    在过往的战斗里,一般坠西杀法无功,姜望就会直接撤走。往往只将神魂层面的战斗,当做一种对敌人的干扰。

    但是这一次,天边落日碎却之后。

    却有一道身影,自那崩溃的日光之中跃将出来。

    青衫飘飘,一泓流光在手。

    眸光锐利,剑气纵横。

    正是姜望的神魂显化。

    甫一现身,便直接撞进了伍陵的通天宫里,一剑横拉!

    这显然是又一次出乎了伍陵意料的选择。

    这是一步昏棋!

    伍陵在自己的通天宫里,神魂根本不比姜望弱!

    他虽惊不乱,双手张开,直接化出了一对判官笔,握在掌中,迎着姜望便了撞上去。

    姜望敢在他的通天宫里这么拼,他又何惧?

    令他再次惊诧的是——

    他的判官笔,直接插进了姜望的双眼,贯穿了姜望的颅骨。

    姜望竟然根本不做防御!

    而同样的,其人手中的长相思剑灵,也一剑割来,将他的头颅斩落。

    虽然在神魂显化的状态下,这些都不是足够致命的伤势。

    但人总有保护要害的本能,很难压制。

    姜望却好像根本没有那种自我保护的本能般,太过坚决地执行着动作,才有了这一记以伤换伤。

    只是,这样做意义何在?

    伍陵迅速恢复了神魂显化,却仍未能想明白。

    在自己的通天宫里两败俱伤,怎么算也是自己占便宜。更别说自己在身外还有一个帮手革蜚。

    以伤换伤,自己绝不会亏。

    姜望到底在想什么?

    困兽之斗,死前的疯狂吗?

    他还在困惑,姜望的神魂显化却已经迫近前来,一点犹豫都没有,疯狂出剑。

    伍陵怎会示弱?

    他不管姜望怎么想,只要自己不会亏,那就拼到底。

    忍着神魂受创的痛苦,双持判官笔,连环反戳。

    双方竟一时像街头斗殴一般,互相削弱着对方的神魂。你一刀我一剑,纯靠意志强撑,纯拼狠劲。

    当伍陵感到一阵恍惚,觉得神魂已经有些吃不住的时候,同样摇摇欲坠的姜望,却猛地一收剑,撤出了通天宫外。

    伍陵心生警觉——

    对耗神魂,或许正是姜望的目的!

    那么他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神魂层面的争斗,开始和结束都在一念之间。

    通天宫里的厮杀结束了。

    此刻身外那顶天立地的人字剑式,才将将撞上了七玄龟甲。

    咔!

    清楚的一声裂响。

    七玄龟甲产生了裂纹。

    在四分五裂的龟甲碎片中,姜望连人带剑,继续前突!

    什么蛮触之争,迷梦之蝶,十面埋伏。

    他视而不见。

    受而不觉。

    他的眼睛里,只看得到对手的防御。

    对所有的攻击都不理会,只求一个“快”字。

    再快,更快!

    抢时间!

    争命!

    先杀一人,或者先被人所杀,不考虑第三个选择!

    他的气势太凶狠,他的动作太快了!

    伍陵几乎只是一个神魂层面的恍惚,姜望便已经撞进前来。

    头顶的铁铸进贤冠上,垂落如瀑文气。

    大河奔涌,千年不息。

    化成四字,曰“不动如山”。

    顷刻间空气变得粘稠,所有正要靠近、已经靠近的一切,都变得迟滞起来。

    善用兵者,不可能不备后手。

    生死之争,谁会轻忽?

    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手段,用在此刻正是合适。

    忽然他看到了一缕火。

    那是何等灿烂的火焰!

    燃烧在他的面前,令他恍惚看到了长夜被照破的光景。

    而那“不动如山”四字,竟然无声碎灭了。

    伍陵悚然一惊,旋即又想起来自己还有宝甲护身。

    他双手一抬,直接握住了一对判官笔,一左一右,猛地往前合扎,双峰贯耳!

    然后他看到了一缕风。

    一缕霜白色的风。

    那么轻柔地吹了过来。

    他并没有感受到痛苦,因为一切都破碎得太轻易。

    何等恐怖的神通!

    在意识沉眠的最后一刻,他还在想——

    怎么会?

    此时此刻,空中迎面的两个人,贴得如此之近。

    像是经年未见的老友,欣喜于相逢。

    伍陵的一对判官笔,都已经扎到了姜望的太阳穴前。

    甚至于已经点碎了几缕头发。

    但就那么垂落了。

    在这整个过程中,姜望面无表情,连眉毛都未跳一下。看着伍陵整个人都在他面前坠落,只伸手抓住那块抽思玉璧。

    然后转过身来,看向革蜚。

    伍陵已死,其人视为杀手锏的十面埋伏杀阵不攻自破,全然没有发挥半点作用。本为困杀姜望,可姜望这一次根本没有想过逃跑。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

    直到这个时候,革蜚的攻击才落在身上。

    蛮触两虫意欲对撞,可被它们视为疆场的地方,却砸落一颗巨大的、赤金色的心脏。将蛮触两国大军各自堵于两侧,任凭它们使出浑身解数,也都搬之不动,钻之不透。

    那迷梦之蝶飞舞,纵有那五光十色,却也无法动摇那无尽赤金之光,永恒不朽。

    而革蜚立在那里,有些发愣。

    他现在还没有想明白,怎么局势一下子就变成了这样。

    强如伍陵这样的人物,怎么会死得这么突然?

    于此之外,迷梦蝶和蛮触之虫的失利,反倒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能够与斗昭正面争杀,能够拖着伤躯奔逃两日夜,能够以残躯反杀伍陵……

    姜望能够做到这些,本就是可以理解的。

    他本来就强大如此!

    伍陵的尸体在下坠,姜望在转身。

    革蜚注意到姜望的表情,在激烈的杀意平息后,是一种平静与温和……是一种令人窒息的掌控感。

    “很好,解决掉了麻烦的人。”

    他听到姜望这样说。

    他看到姜望咧嘴一笑:“你真的可以见我五神通了。”

    那笑容本是阳光和煦,很有些温暖的。

    但革蜚只觉得汗毛倒竖,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恐惧!

    姜望并没有说谎,姜望能杀他,也敢杀他!

    他连虫子都来不及收拾,瞬间留下几门道术,拦在两人之间,转身亡命奔逃。

    他跑得很快。

    很急。

    就像前几天的姜望一样。

    ……

    ……

    ……

    ps: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苏轼《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

    “苦海无涯肯争渡,人生当见一惊鸿。”——情何以甚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