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1254章 远上高山
作者:奉义天涯      更新:2021-11-08 23:48      字数:3670
热门推荐:
    正如白松之前所说,这种买凶撞死人的案子,并不高级,致命漏洞就在于司机能抓住。

    当然,这种案子司机也可以逃逸,但是之前说了,逃逸就能判到七年...逃逸之后被撞的人再死亡能判到十五年...

    司机本来是咬死了不说,但是面对枪毙这样直接的威胁,作为普通人,他怕了。

    林枫的情况都已经被警察掌握了,剩下的还有什么可以隐藏的?不说?不说能扛住吗?

    这个事和白松考虑的没啥区别,就是林枫干的,林枫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找到了背负赌债的司机,给了开出了100万的高价,现金。

    司机是根本就不明白撞死人要赔偿多少钱的,但是即便明白,他也不想赔,他家是农村的,除了那辆已经撞烂的破车,就没有什么可以执行的财产,就算是欠一个亿又如何?还是这100万更香!

    “当时你是怎么获得对方位置的?”白松问道。

    “他给了我一个联络器,过会儿就告诉我那个人走到哪里了,那个人应该是从菜市场出来,我就开车往那边走,算着时间,然后看到了他,就直接撞了上去。”司机解释道。

    “你说的联络器在什么地方?”白松道。

    “我撞在树上之后,车子的前面被撞烂,这种面包车也不耐撞,驾驶室也都烂了,我就把那个东西塞到了驾驶仓里面,警察也没发现。”司机道。

    “这么简单?”白松知道这辆车还在交警队搁着,一直都没动。

    这辆车属于涉案物品,现在死者家属还要起诉司机要钱,车子属于司机的财物,哪怕再不值钱,哪怕只是废铁价,交警也不能给人家卖了,更不可能去维修。至于说警察没发现,这也其实算正常,毕竟这种案子警方一般也不会拆解车辆。

    司机既然这么说,应该不会骗人,因为比较容易验证。

    “只靠一个联络器,就能这么准?”白松再次问道。

    “我是听指挥的”,司机想了想,叹了口气。

    “不对,指挥也很难这么准,你从吃饭的地方过来,有好几个红绿灯,这很难计算得如此准确,尤其是你这个车子并不是什么操控好的车子,稍有差池就撞不到”,白松道:“要么还有别人参与,比如说路上拦一拦你要撞的人,要么就是有人故意在路上推了这个人一把。但是,我也看了当时调取的监控,没有人推他,只是时间凑巧。那么,你们这里面最起码还有一个人参与了,是谁?”

    “没有人了”,司机显得有些慌乱。

    “你慌什么?”白松面露安慰之色:“不用担心,你儿子最多是从犯而已。”

    “从犯...”司机砸巴了一两秒钟,猛地抬起头:“我儿子没参与这个案子!”

    “我看了看,你老婆是个很普通的妇人,你儿子也不是什么聪明鬼,但这种事你老婆估计做不好,只能你儿子来。路上有交通监控,路边可没有,需要一个人在路边拦一拦你要撞的人,这样才能把时间对好,而拦住的人可能要拦几十秒到几分钟不等,也就需要问问路,甚至是聊聊天,这不是你老婆能做到的事情,不是你儿子,还能有谁?”白松推理道。

    司机的儿子也不是啥好孩子,就冲现在花钱这个样子,就大概率已经是知道家里有钱了,但实际上,他不应该知道。

    一般来说,家里这种情况弄到了一笔钱,就应该还完债、藏起来,或者少量给儿子。这样的穷人家庭,这真的是“拿命”换来的钱,都知道攒着,给儿子瞎祸祸是不正常的。

    所以,儿子大概率知情,考虑到这个案子的特殊性,为了保证时间精准,就是需要一个人在路边拦章小天,而林枫在天华市又不认识那么多人,所以肯定是“委托”这一家人干。

    别看林枫以前在天华市待着,但是他当年作为摄影师,并不认识多少“社会人”,而且六七年不怎么回来,自然是也没了那么多关系。

    “我儿子什么都不知道!”司机知道警察怀疑儿子,一旦审问儿子就肯定露馅,这句话就算是招了。

    “我看了一下,高中生,未成年,故意杀人罪的从犯,这个肯定枪毙不了,但是牢狱之灾是躲不开的了,你们做这样的事情,就应该有这样的准备!”白松哼了一声。

    司机还想狡辩,白松没有给什么机会,案子该知道的都差不多知道了,剩下的就是找到司机的老婆孩子,把剩下的钱再找到。

    有司机和司机儿子两个同案犯作为证人,林枫怎么也躲不掉。

    正如白松之前所想,这个司机不过是个普通人,只要能知道林枫这个人,拿着林枫的照片过来审讯,任何一个合格的刑警都能把问题问清楚,更何况白松。只不过白松办案逻辑性更强一些,他早就猜到这个案子应该还有一个人,现在已经算是可以结案了。

    ...

    调查林枫的资产情况,也是很快就有了结果。

    白松等人提讯,压根就没取笔录,只是保存了讯问的录像。司机这边以及司机儿子的详细笔录,直接交给这边的办案机关即可,白松他们没时间做这些杂事。

    林枫现在在天华市有两处房产,在琼省也有一处房产。从他的工资流水上看,郑彦武在几年前一个月会给他5万元的费用,四年前涨到了6.5万,然后至今没有再涨过。

    在2011年那会儿,一个月5万绝对不是小数目,而且这还是公费旅游的好差事,而后来林枫的身份从摄影老师变成助手,想涨工资也是比较困难的事情。

    说起来,如果林枫一直沉迷于摄影,技术不断提高,且不说工资可以很高,说不定早已经成了国内外知名的摄影师,到时候哪里还缺钱?

    这样的薪资虽然高,但是与林枫的日常消费依然不服,林枫在天华市2017年购置了一套价值670万的房产,全款,而且他日常消费非常高,与此对应的是,他有多次“存现”和使用现金的行为。

    比如说,他在琼省买的房子,根据调查,就是全款现金购买。

    他的收入绝对不允许他这样,白松也并不认为郑彦武会给他各种高额的小费。

    很多人以为靠近有钱人就能暴富,其实有钱人花钱的时候,只是舍得,却不是瞎花。有钱人舍得花很多钱雇佣几个菲佣,却不会随意打赏朋友几十万,这是两码事。

    林枫现在还在国内,夏天最美的地方之一,莫过于臧区。臧区有着全世界独领风骚的雪山风景,诸如南迦巴瓦峰、梅里雪山这样的圣山,并不是每次去都有机会看到山顶的,所以很多摄影师每年夏天都过来,只为了那一瞬间。

    为了拍摄一个满意的作品,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和等待时机,这也是摄影师的宿命:记录最美好的一刻。

    “林枫拿到的黑钱比我想象的要多很多”,白松听到这个调查结果后:“起码在千万这个层级。不过也是,几十万也不可能对他形成诱惑。只是,林枫到底有什么用,居然能拿到这么多钱?他不值这个价啊!”

    “你说的还真的是问题关键”,柳书元道:“我虽然对这个林枫不是多么了解,但是从现有的账面上的情况来看,他绝对不具备任何值钱的特质。要知道这些后面的资方可不是傻子,投入这么多能有什么用呢?对付你?不可能啊,对付你...不值当啊...”

    “所以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讨论白松到底值钱不值钱和林枫到底值钱不值钱,对吗?”王亮觉得有些无语。

    “确切的说,没啥可讨论的,他俩都不那么值钱...额,白松稍微好一点。”柳书元摸了摸脑袋:“要是这么说,事情聊到了这里,如果为了逻辑通顺,那么这个案子最终最终,还是会和郑彦武有关,不然说不通。白松,我不管你和马总队对郑彦武评价多高,一定有和他相关的事情,是我们不清楚的。”

    “你说的我是认可的”,白松道:“所以,没第二个选择了,不能让臧区的朋友直接去抓林枫,我们亲自去一趟,第一我要和郑彦武好好聊聊,第二我们亲自把林枫抓了吧。万一林枫也有问题,我们还要防备着那种自杀,记得那个自杀的假空姐吧。”

    “好”,王亮道:“我同意。”

    “去那边,海拔太高,我可能都不是很适应,但是我得去。除此之外,让杰哥跟我去,他这些年臧区都去过三次了,高原适应性强一些。除此之外,为了安全起见,我会在当地找四个弟兄”,白松道:“我准备一下直接出发,等我好消息就是。”

    “好”,柳书元倒是直接表示了同意:“不过四个人不够,你们俩去那边,可以多找点人。”

    “行”,白松也点了点头,听人劝没啥坏处。

    这次来天华市,也不能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了,还需要书元在这里处理后面的事情,这种事交给柳书元最好不过。王亮想跟着白松去,不过为了大局考虑也没去。

    说实话,王亮也不想去。

    有柳书元在白松比较放心,一个人坐着高铁回了上京,直接把所有的事情报告给了魏局。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