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解析出的蓝图
作者:远瞳      更新:2021-11-22 08:30      字数:4915
热门推荐:
    “拉特尔和佩恩港已经确认消失,包括两座城市周边的所有海岸设施,都已经不复存在,”普兰德尔海岸的临时营地中,莫迪尔从通讯装置上收回视线,看向了站在自己身旁的雀蜂和夜枭两人,紧接着他又摇了摇头,“不……严格来讲,它们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般。”

    环绕营地的护盾阻挡了来自海面的寒风,取暖装置散发出的热量温暖舒适,然而雀蜂与夜枭却同时感觉有一股寒意在心底蔓延。

    “侦察机刚才沿着海岸线向东北方向侦查,一直飞到了‘丹姆特兰港’附近,”玛姬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丹姆特兰港也已经消失,那已经是整个紫罗兰岛上距离岛心最远的点。如果这场超凡异象真的是从中心开始向外蔓延……那情况恐怕确实和您预料的一样了。”

    莫迪尔点了点头,却没有开口,他只是抬头看向北方那片茂密的森林,那森林中终年不散的迷雾已经消失,留下的只有一种不正常的阴暗盘踞在树影重重之间,之前放出去的法师之眼已经因超过控制极限而自然消散,在法师之眼消失前,它传回来的最后一个画面仍然是无穷无尽的树木,以及树林中偶尔可见的、仿佛石堆般的巨大堆积物。

    那些巨大的石堆一度让莫迪尔以为是城市消失之后留下的“残骸”,但抵近观察之后,他却发现那只是石堆罢了。

    这座“法师之国”的领土其实大的惊人,尽管它只是一座岛屿,而且因其低调的行事风格,洛伦大陆上的人经常对它有一种“小国寡民”的错误概念,但实际上这座“岛”的面积几乎相当于圣龙公国或矮人王国的一半大小,它那漫长的海岸线上有着数座大型城市和大量中小型的聚居点,其内陆地区则遍布广袤无边的森林和荒原,即便是传奇法师控制下的法师之眼,也不可能飞到这座“岛屿”的中心去查看情况。

    雀蜂抬头看向西侧的山峦,她看到那轮辉煌的巨日已经渐渐靠近远方起伏的地平线,在逐渐暗淡下来的天光中,灿烂的金红色霞光正顺着云层泼向这片遍布碎石的原始海滩。

    这本是壮美的风景,然而对于此刻留在海岸上的人员,这风景却只能让人心中陡增不安,夜枭看向正站在不远处的黑发龙裔:“玛姬小姐,太阳就快下山了。”

    玛姬看了一眼天色,尽管距离完全入夜还有一段时间,她却丝毫不敢让队伍冒险多停留一分钟:“所有人员,撤离海岸,现在就登船!”

    海岸上的钢铁游骑兵战士们立刻开始收拾行装并跑步前往停靠在岸边的登陆艇,之前降落在开阔地上待命的龙骑兵战机也很快升空并开始在海岸上空盘旋,玛姬再次化作披挂着全副武装的黑色巨龙,并让两位军情局干员和莫迪尔直接爬到了自己的背上。

    所有人员开始按照计划有序撤离海岸,但他们之前带来的大量设备却都留在原地——这些设备中包括能源组和通讯器,也包括大量感应、监控装置,在人员撤离之后,这些魔导装置会继续运转,以观察紫罗兰岛在夜幕降临之后的变化并将实时数据传回在海上待命的寒星号主力战舰。

    坐在黑色巨龙宽阔的脊背上,雀蜂再次回头看了一眼紫罗兰的方向,她看到紫罗兰岛正在夕阳余光中渐渐远去,远方的密林已经先一步沉入黑暗,曾经熟悉的普兰德尔城如今是一片正逐渐被晚霞覆盖的荒蛮海岸,海岸上渺无人烟,只余下自动运行的魔导装置在夜幕前的昏暗中闪烁着点点灯光。

    “希望第一夜能平安度过。”她听到夜枭在自己旁边小声嘀咕着。

    “我觉得问题不大,根据我的推测,那个‘迷雾笼罩的世界’已经和我们的现实世界完全脱离,咱们现在返回船上也只是出于谨慎考虑罢了,”大冒险家莫迪尔随口说道,话音未落又给自己身上拍了十二层石肤术和一大堆的法师护甲、元素抗性,“大家都把心放下就行……”

    雀蜂眼角忍不住抖动了一下,心说跟这位传奇冒险家在一块行动,她这心怎么就始终放不下来呢……

    ……

    当数支探索队伍离开了紫罗兰岛的沿海区域,各自返回海上的主力战舰时,远在帝国南境的高文也同时收到了从寒星号直接发来的探索报告。

    铺着蓝色天鹅绒地毯的书房中,气氛显得颇为凝重,琥珀站在那张宽大的书桌前,手里抓着刚刚从北方发来的报告文件,饶是以她那敦实的神经系统,这时候心情也不怎么平缓:“……根据最后一次侦查结果,可以确认包括普兰德尔、拉特尔和佩恩港在内的诸多紫罗兰边境城市都已经消失,且目前能够探测到的内陆区域也未发现任何城市痕迹……

    “……‘冰上骑兵号’携带了大功率的魔法感应装置,这艘综合特勤船对紫罗兰岛方向进行了三次满功率扫描,均未发现有任何法术活动或存在人工痕迹的魔力汇聚现象……基本可以排除从岛屿西南海岸向内延伸一百二十公里范围内存在人类活动的可能性。

    “目前所有登陆部队已经返回各自停靠在海上的主力舰,仅在海滩上留下了自动记录和传输设备以持续观察紫罗兰在入夜之后的情况。维多利亚大执政官继续留在寒星号上坐镇指挥。”

    她合上了手中的文件,抬头看向正一脸沉静坐在书桌后面的高文:“至此,我们应该已经可以做出结论——紫罗兰王国消失了,或者如你所说的那样,它……从未存在过。”

    “我知道了,”高文轻轻点了点头,让琥珀把报告书放在桌上,随后慢慢揉着自己的眉心,“莫迪尔那边情况如何?他是整个过程中最容易出现‘变数’的个体。”

    “他的情况稳定,维多利亚那边在他返回寒星号之后就对他进行了周密的检查,”琥珀呼了口气,“总体上,除了做梦的时候被几百个暗影住民追着打了半座城之外,那位大冒险家的身体没有在普兰德尔迷雾中受到任何影响——考虑到他在这方面经验丰富,估计心理层面也没受什么影响。”

    高文:“……”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那位大冒险家的辉煌事迹,那就只能心里祝老爷子身体健康吧……

    “之后就看维多利亚那边的后续报告了,”高文轻舒口气,“今夜将很关键,紫罗兰岛在这次超凡异象之后是否还会有什么额外变化,将在这次夜幕降临之后得见分晓……你先回去休息吧,为这事儿你也忙一天了。”

    如果放在平时,琥珀听到这话肯定一秒钟内就能消失在高文眼前,并在三分钟内出现在城内随机一家酒馆里同时给自己满上一杯冰啤酒顿顿顿灌完,然而这一次,高文话音落下之后她却留在原地没有离开。

    高文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问,只是仿佛随口感慨般开口:“干员们都是好样的,如果没有他们,我们对这场超凡异象的反应将远比现在迟缓。”

    “……这些年,我送走了不少老熟人,”琥珀慢慢说道,她在旁边拉了把椅子,自顾自地坐在上面,双手撑着下巴,“有的走的轰轰烈烈,有的走的无声无息,也有的……被我亲手处决。我有时候就在想,如果当年我没有去那个小酒馆里召集他们,如果当初他们没有跟着我来到塞西尔,而是选择继续在乡下过他们原本的日子,会不会更好一点……”

    她摇了摇头,抬头看向高文:“整个紫罗兰地区有近百名军情局干员活动,现在只有两个人活下来,消失的那些人要么是我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前的跟班,要么是最近几年我亲手带出来的骨干,他们中有很多人本来是不用走这条路的。”

    高文默默地看着琥珀,他很少在对方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但他知道,对方现在需要的其实并非无力的安慰。

    “人这一辈子会有很多值得后悔的事情,但我觉得唯独在这件事上,你不应该后悔,”他摇了摇头,语气平静地说道,“你把他们带到了塞西尔,他们选择跟随你加入军情局,这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决定。他们选择了自己要走的路,并且在这条路上走到最后,他们有信念,有忠诚,有自己认可的人生——你质疑自己当初做的事,无异于是在质疑他们走过的这条路。”

    “……这倒也是,”琥珀想了想,突然笑了起来,“而且仔细想想……以那帮人原本的生活轨迹,如果当初没有跟我走,现在多半也是隔三差五被人拷在治安局的暖气片上,或者更糟糕的恐怕几年前就已经死在了某个阴沟陋巷里,那似乎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她拍了拍脸,从椅子上站起身,使劲伸着懒腰:“算了,想太多也不符合我的风格……我得去找个酒馆放松放松,按规矩,我还得请他们最后一杯。”

    高文静静地看着琥珀的眼睛:“也代我敬他们所有人一杯。”

    琥珀摆摆手,转身踏入了一道悄然张开的暗影裂隙中,下一秒,她的身影便消失在高文眼前。

    书房中一时间安静下来,高文坐在书桌后面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片刻之后才抬头看向书房的大门:“进来吧,在外边站半天了。”

    话音刚落,书房的门便被人小心翼翼地推开了一道缝,紧接着瑞贝卡和詹妮的脑袋便一上一下地从门缝里探了进来,她们小心地打量了房间里一圈,确认没别人之后才推门进来,詹妮还一边轻声嘀咕着:“琥珀小姐离开的真是悄无声息……”

    高文则看向了手里正抱着一大摞资料的瑞贝卡:“真难得你竟然知道在走廊上等着,我还以为你会跟往常一样直接一脑袋撞进来——然后把所有人的情绪都给打断。”

    “我是想直接进来的,但詹妮把我拉住了!”瑞贝卡立刻说道,“她说书房里气氛不合适……刚才气氛为什么不合适啊?”

    高文:“……”

    “刚才气氛是有点不合适,但这个跟你解释起来一时半会可能说不完,”高文摆了摆手,目光紧接着便落在了两人手中拿着的文件上,“说正事吧,你们这是……”

    詹妮立刻上前,将自己和瑞贝卡手中的文件放在了高文的书桌上,这位帝国首席符文师脸上带着很严肃的表情:“陛下,我们已经完成了对诺依人发送过来的‘心智统一场’技术资料的译制,有一些很惊人的……发现。”

    一听这个,高文瞬间调整了一下坐姿。

    紫罗兰王国的异变令人震惊,夜女士的谜团牵动心绪,起航者与上古众神的交易谜团重重——但无论如何,步步紧逼的魔潮仍然是当前绝对的大事!

    毕竟异变什么的可以慢慢解决,上古的谜团放着也不会自己消失,但魔潮这个再不解决……那洛伦可就真没了。

    高文目光迅速放在了桌上的那一大堆资料上,在简单判断了一下文件的厚度以及开头部分的专业程度之后,他果断放弃了现在就把资料看一遍的想法,而是直接转头看向瑞贝卡:“你们发现了什么?”

    “诺依人所谓的‘心智统一场’……本质上其实就是一种将生物心智相互连接组成网络的技术,他们用这种方式制造出一个极其庞大且受控的‘思域’,然后将其投射到行星上空,使其产生某种类似屏障的防护效果,”瑞贝卡立刻开口解释,一边解释一边打开了她带来的一份文件,将里面的部分示意图指给高文看,“这是注释之后的心智统一场各组件示意图,我们对其进行了‘本地化’处理,您重点看这一部分……”

    高文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看着这些经过詹妮和瑞贝卡等技术专家处理过的蓝图,看着那些链接节点和计算单元,突然若有所思:“这东西看上去很眼熟……”

    “是的,当然很眼熟,”瑞贝卡点了点头,“因为这东西的底层部分几乎就是我们正在使用的‘神经网络’!”

    “神经网络……果然,怪不得我感觉如此熟悉,”高文轻轻点了点头,他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在渐渐加快,“所以,这个神秘的‘心智统一场’其实就是神经网络?!”

    “不仅仅是神经网络,”詹妮的声音从旁传来,“神经网络只是心智统一场的底层部分,就相当于地基,这套防护系统更关键,也是最让我们震惊的部分是它的‘场效应发生器’和‘投射单元’,这东西……”

    首席符文师说到这忍不住停了下来,她和瑞贝卡对视了一眼,随后才点点头,表情异常郑重地对高文说道:“这东西与我们的‘反神性屏障’存在相似之处,但却是‘反相’的。”

    (本章完)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