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五百二十二章 神灵挑战者
作者:言归正传      更新:2021-11-24 00:37      字数:8085
热门推荐:
    有些妖啊,忽忽悠悠,他就……觉醒了无私奉献的精神。

    吴妄坐在那秃毛鹰背上,伴云随风,朝那天边的朝霞缓缓远去。

    那山巅处聚集的众多身影,陪在恢复成了巴蛇之魂模样的巴力身旁,注视着这位人族武者渐渐远去。

    “真是个好人啊。”

    “他竟然没杀我们。”

    “也不知,他到底是哪般强大的存在,竟然能跟巴力大人激战三天三夜。”

    妖群上空,巴蛇的双目涌动着温暖的神光,心底微微一叹。

    ‘多谢你了,武者青山,为我指明了道路。’

    正在远处乘鸟疾飞的吴妄,忍不住心虚地回头看了眼。

    啊,没追上来就好。

    他低头瞧了眼玉扳指,其内摆着的那一只只宛若白玉雕琢而成、不过拳头大小的骨球,让吴妄……让吴妄……

    很是纠结。

    这些骨球通体雪白,表面有些坑坑洼洼,其内闪烁着玄妙的灵光。

    此物才是东皇钟指引吴妄来此地的最主要目的。

    巴蛇以象为食,这些残留在巴蛇腹中的象骨,经过漫长岁月的蕴养,会被赋予诸多神异的灵光,最大的功效,是可炼制成增进神魂之力的丹药。

    此四十九颗骨球,就是在巴力埋葬原本身躯之处挖出来的。

    不错,巴力为了给这位好友送礼,亲手刨了自己的坟头。

    骨球经过长达数万年的蕴养,吸走了巴力原本身躯的部分力量,若是炼制成丹药,被吴妄逐次吞服,吴妄的神魂之力估计能飙升一节……

    啵!

    吴妄肩头有气泡炸开,那仅他能所见的小钟灵跳了出来,笑嘻嘻地提醒一句:

    “还可以直接吞服,效果也不差的唷。”

    吴妄:……

    一想到挖出这些骨球的位置,对应着巴蛇遗体的方位,吴妄胃里就是一阵翻涌。

    “就没其它替代品了?”

    “主银!”

    小钟灵飞到吴妄面前,一本正经地道了句:

    “变强,不寒碜!”

    “我就!”

    吴妄一巴掌拍了出去,钟灵嘻嘻哈哈地飘远,很快就落回了吴妄肩头,开始指点主人处置这些宝珠。

    那秃毛鹰的背上,渐渐响起了碾磨的噪声。

    东皇钟已经为吴妄选好了下一个挑战对手,但因吴妄实力不断提升,合适的对手越来越少,且天外世界相对大荒主体天地,始终还是狭窄了些。。

    钟灵小声问:“主人,你有没有考虑过,让这具化身回天地封印那边历练历练?”

    “那我这化身,在天外努力这么多年,还有什么意义?”

    吴妄摇摇头,正色道:

    “我需做到一点,就是当武者青山站在烛龙与帝夋面前,帝夋用岁月大道窥探我时,我能昂首挺胸注视着他。

    我的足迹,我成长的轨迹,我的实力提升,都有迹可循。

    如此,若我能赢了,便不只是杀人,还可诛心。”

    “诛心?”

    钟灵有些不解地歪起了指甲盖大小的脑袋。

    吴妄笑道:“他被两个年轻人击败了两次,不是天道与东皇太一太强,而是他本身就是个弱鸡……大概是这般寓意。”

    钟灵身形后仰,对吴妄伸出了个小拳头,大拇指轻轻弹了出来。

    “主人,对于妖族您怎么看?”

    吴妄轻吟一二,停下了手中的磨棒活,目中也有些纠结。

    他道:

    “帝夋改造的这点化咒,扩散的着实太快了一些,也能看出,他是真的着急,在不顾一切的提升天外的总体实力,然后把这总体的实力,化成他自身的实力。

    站在天道的角度来看,我可以利用帝夋的着急,让他去培养妖族。

    等他想摘果子,再以绝对的优势碾压,把关于妖族的成果夺过来,收获一个生灵之力满溢的天外世界,将之纳入天道。

    如此,面对那个未名之劫,我们又能多半成甚至一成的把握。

    但……”

    吴妄轻叹了声,面色有些为难。

    钟灵问:“主人是在担心,妖族壮大之后,必然会跟人族争抢地盘,从而死伤惨重吗?”

    “不错。”

    吴妄缓声道:“这本身就是一大难题。”

    “但主人,在您预测中,妖族壮大到能跟人族正面对抗,是在什么时间点呢?”

    “少说也要三五千年,或是万年之后吧。”

    吴妄道:

    “我要借妖族之力渡过大劫,那大劫过后,妖族被人族屠戮,我管还是不管?

    我若护了妖族,那算不算背弃人族?

    若是灭了妖族,算不算是背信弃义,卸磨杀驴?”

    “可大劫就在前方,在妖族真正成长起来之前,大劫已经来临,妖族、人族能保存一成,就算是渡劫大胜。”

    钟灵小嘴抿着,小声问:

    “您莫非还保有着,将所有生灵带过大劫,这般有点荒谬的想法?”

    吴妄笑道:“不试试如何知道,总不能白被这些生灵喊天帝陛下。”

    “可……”

    钟灵满是严肃地提醒着:

    “根据上千条时间线上的大劫情形,您这般想法,只会导致到时手忙脚乱、顾此失彼,本能够护住的,最后也会酿成悲剧。

    主人,这场大劫……是跨越因果、岁月、时空,是凌驾于世界本身之上的。

    它的存在,与超脱是同等阶的。

    您铸造我时,且带我冲出大劫的那条时间线上,心愿只是想救出心爱的女子,救出跟随自己征战多年的兄弟……

    我们帮不到所有生灵。”

    吴妄不由默然。

    不知多久,他轻笑了声,温声道:“如果不行的话……”

    “主人,”钟灵目中露出少许心疼。

    吴妄却笑道:“那就再来一次。”

    “这……好吧。”

    钟灵轻笑了声,埋怨道:

    “又不是您上上下下的跑来跑去,您是岁月长河上的船,我才是那个修河堤的!”

    “到时候给你钟体多搞几套皮肤,集合生灵中的艺术大家去设计。”

    “成交!嘻嘻!主人您终于像个人了!”

    吴妄眼一瞪,钟灵啪的一声炸散,只留下了一声弱弱地赔礼。

    “人家说错话了嘛。”

    摇摇头,吴妄继续打磨着骨粉。

    仅仅只是把这些骨球磨开,他的神魂之力已有微弱的增幅,这让吴妄精神一振。

    小钟灵说的对。

    变强嘛,不寒碜!

    ……

    哥走了五年了。

    琉璃界,琉璃城尖塔最顶端,神之间的看台上。

    当年那个古灵精怪的少女,已是风华绝代、有倾城之姿。

    她依偎在琉璃做就的座椅中,右臂搭在栏杆上,下巴点在手背,眺望着远处的云朵。

    盼着,盼着,说不定哥就回来了。

    好在金薇并不着慌,因为每隔一段时间,自己就会莫名的入梦,梦中能见到哥的影子,看到哥与一些奇形怪状的怪物、庞大无比的凶兽不断厮杀。

    而最终能获胜的,自是她哥。

    算算时间,又到了能入梦的时机,金薇在等待着太阳下山,助眠的美酒已准备妥当。

    神之间亮起神光,神光交织,化作了琉璃女神的身影。

    一转眼过去五年,琉璃女神与武神也是该做的、不该做的反正稀里糊涂都做了;

    看琉璃女神这春风拂面、容光焕发的面容,以及那更增妖娆动人的身段,也能知晓,如今他们两神的感情颇为稳定。

    “小薇?”

    “老师您回来了。”

    金薇自窗边站起身,有气无力地应了句,欠身行礼。

    琉璃女神嘴边露出了迷人的微笑,温声道:“远方传来了关于你哥的消息,消息刚送到武神大人手中,我赶紧过来通知你。”

    “真的?!”

    金薇精神振奋。

    虽然梦境中能见到哥的身影,但那只是梦境,很可能是自己的臆想……

    “拿着吧。”

    琉璃女神手掌一翻,几只布轴凭空凝成,飘到了金薇面前,自行打开。

    布轴中印着几幅激斗的情形。

    这应不是动笔画的,而是用神术直接将眼前之景,拓印到了画布上。

    因此,哪怕整个画面被一条巨蟒的虚影所遮掩,各处也都是阴沉的色调,但居中那个仅有指尖大小的人影,依旧无比清晰。

    短发,擎枪。

    这正是吴妄与巴力之前大战的情形。

    金薇眼圈泛红,她前几日刚梦到这般画面……自己那些梦境并非是幻想虚构的,定是哥怕自己担心,用这般梦境诉说着平安。

    “他被人发现的地方,是在离着此地十多万里的荒漠。

    那是在西南方向,离着南部的天之边界不远,十分偏僻。

    有位与水神大人关系密切的先天神,偶然间发现了这般情形,当时只是看了一眼,并未干涉这般强者的对决。

    事后却越品越觉得不对劲,那个用枪的强大武者,应该是来自武神界,而不是被神力灌注出的高阶神将。

    所以,他暗中求见水神大人禀告了此事,水神大人让他将记忆中的情形扩印了下来,便是这般。”

    “嗯,谢谢这位大人!”

    金薇将布帛小心地卷好,抱在怀中:“老师,哥现在很强了吗?”

    “根据那位先天神所说,已经不容小觑。”

    琉璃女神轻吟一二:

    “他的实力,应该可以在普通的先天神全力追杀下逃脱。

    与他厮杀的这头怪物,名为巴蛇之魂,在南边角落也是较为有名的强者,是一头巴蛇死后神魂不灭凝成的怪异之物。

    最后的斗法结果,应当也是青山赢了。

    我们已经派人暗中去查探,应该能搜集更多消息回来。”

    “其实不用派人去找的,”金薇小声道,“哥觉得该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

    “这里面有些古怪。”

    琉璃女神招招手,带着金薇去了神之间的主位宝座上安坐。

    “这才五年,青山如今才多大?凭借着武道修行,已经获得了这般强大的力量。

    若按照他的成长速度,再过三五年,或许就能与先天神正面对垒。”

    “您之前不是说,武神大人赐下了许多珍贵的灵果吗?”

    “武神大人也觉得,是那些灵果的效用,”琉璃女神喃喃道,“灵果增加灵力,生死搏杀锻铸自身,如此快速提升实力,似乎是可以合理解释。

    但武神大人却忽略了一点。

    生灵的心力。”

    金薇纳闷道:“心力?”

    “不错,心力。”

    琉璃女神道:

    “若是精神一直绷紧,很快就会感觉疲累,这就是心力耗损过多的缘故。

    你哥就算想不眠不休,如何能一直保持自己精力旺盛、精神雀跃?

    每一场大战、每一次提升,都会耗损不少心力,他要短时间内完成如此大的跃升,踏过这么远的距离,经历如此多的激战……

    除非他心力不会亏损。

    武神大人自也是想到了这些,但他心底总觉得青山就是他大哥精神意志的继承者,觉得一切都是合理的。”

    金薇皱眉道:“老师您的意思是?”

    “你哥的身份,或许藏了很大的秘密。”

    琉璃女神的这句话改成了传声:

    “老师对你说这些,其实是想提醒你,对于你哥,就算你再喜爱、再倾心,也必须保持一份冷静,考虑清楚未来的路如何走。

    我能感觉出,他对武神、对水神并无恶意,且出现在武神界,也绝非巧合。

    甚至,老师觉得,他有可能是来自于天地封印另一边,是被东皇太一派来的使者,暗中联络武神与水神。

    如果真是这样,那一切就容易解释了。”

    金薇抿嘴思索着,很快就笑道:

    “老师,这些与我其实没太多关系的。

    他能回来,我能与他在事情平息后继续团聚,命运待我,就已经很不错了。”

    “傻孩子,我也只是猜测罢了……”

    琉璃女神满是疼惜地抚过金薇的脸颊,嗓音也越发温柔:

    “武神界如今已在对抗整个天地,谁都不知今后会发生什么,也不知武神界上下的命途会被导向何方。

    为师只是不想让你留下遗憾,更不想让你稀里糊涂的就遭了灾厄。”

    “不会的老师。”

    金薇不知自己从哪来的底气,但说这话时,目光灼灼、神采飞扬,脸蛋上写满了自信。

    “我哥一定会回来,亲手解决所有的麻烦。”

    “但愿吧。”

    …

    与此同时,离着琉璃界中央尖塔不远的一处庭院内。

    云中君的化身‘款款’而来,手中提着一壶美酒,含笑走入了幽静的阁楼中。

    楼内坐了几道身影,为首的却正是武神与水神,其余几位有剑神、盾神,以及水神的好友、‘武水’联盟的第三者——运道女神。

    若仔细感应,此地神力波动还未消退,显然这几位先天神也是刚刚抵达此处。

    云中君环视一周,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低头行了个礼。

    “见过几位大人。”

    水神在旁缓声道:“带各位来此地,就是见这位东皇使者。”

    武神、运道女神上下打量着云中君的化身,却根本看不出半点破绽。

    武神皱眉道:“我记得好像在哪见过你。”

    “与武神大人相见其实已许多次。”

    云中君笑道:

    “只是当时并未以这般身份,所以武神大人并未在意罢了。

    还要对武神大人与此界的琉璃女神说声抱歉,我为了隐藏身份,不得不有所欺瞒。”

    武神略微点头,嘀咕道:“老水,感情你早就……我还说,为啥我的武神界这么遭烛龙恨。”

    已恢复了部分神力的运道女神,此刻忍不住哼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哎!小笯你怎么说话呢!”武神骂道,“我成蛋了可还行?”

    运道女神反唇相讥,水神赶忙做和事佬。

    云中君含笑走到了主位上,却是没有半点客套,径直入座。

    第一,他是此地的主人家,几位先天神都是客人。

    第二,论资历、排辈分,堂堂气神,尚在五行源神之前。

    待水神完成控场,剑神主动开口,帮他们进入了今日的议题。

    “不知,东皇特使是哪位神灵?”

    云中君显露出了微弱的道韵,几位神灵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凝重,武神都变得正经了许多。

    武神抱拳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云梦之神,失敬!”

    “武神多礼,”云中君笑道,“今日与各位相见,本就是因事态紧急,我也不多说其他,便开门见山了。”

    运道女神道:“云梦神倒是痛快。”

    “没办法,形势所迫。”

    云中君眯眼笑着,缓声道:

    “烛龙与帝夋联手之事,想必各位都已确信,倒是能省我不少口舌。

    他需要培养一条能跟天道抗衡的混乱大道,武神界就是他准备好的一枚棋子。

    而今,他应当是要准备动手,开始收子了。”

    “收子?”

    武神问:“云梦之神可否说简单些?”

    “简单来说,烛龙与帝夋希望看到一场持久的战乱,这场战乱会成为一把火焰,慢慢的灼烧生灵之力。”

    云中君缓声道:

    “帝夋也无法完全掌控混乱大道,他也在担心,混乱大道的力量极速膨胀,会将他拖累成第二个烛龙,失去大半的理智。

    所以,他想把武神界与水神聚在一起,当做一片礁石,其他神界当做船队,一艘艘的前来触礁。

    如此逐步燃烧生灵之力,让混乱大道的力量有序增长。

    近年来,他对武神界已经完成了合围,但大部分区域驻扎的都是乌合之众。”

    水神叹道:“武神界就是那把斩向生灵的刀。”

    “另一面,”云中君道,“天地间流传的点化咒,已经初显威力,各地各处都出现了大量的灵智生灵。

    按东皇陛下的命令,我们称之为妖。

    妖族在快速壮大,后面也可能会爆发战争。

    我们原本以为,烛龙吞噬天地生灵之力,会是直接崩坏整个天外世界;但从当前的形势来看,帝夋的计划并非猛火煎炒,而是慢火煲汤。”

    “极速膨胀的混乱大道……”

    武神摆了个‘思考者’的造型。

    运道女神低声道:“东皇何不现身镇压帝夋?”

    云中君道:“陛下的生母苍雪,与心爱的女子精卫殿下,被帝夋镇压在了烛龙龙首下的火山中。

    陛下直接出手,会处处受制于帝夋。

    而且可以明白告诉各位,天道是以生灵之力为基础,天外的生灵之力,对陛下而言才是最重要之事。

    与之相比,先天神死伤一成、两成、过半,都不重要。

    天道需要的,只是相应的大道。”

    “那他就坐视不管了吗?”

    “若陛下想坐视不管,如何会派我过来?”

    云中君笑道:

    “今日我请水神带两位前来,就是想安抚两位,接下来帝夋想慢火熬汤,就让他熬。

    他在等混乱大道壮大,我们也需要等一个时机抵达。

    这个时机必然会出现,且就在不远的未来。”

    水神问:“大概需多久?”

    “三到五年,或者十年、八年。”

    云中君道:

    “各位需要做的,就是等。

    全力反抗外围的攻势,帝夋必然不会直接现身镇压武神界。

    若帝夋和烛龙现身武神界,陛下就会率天庭众神亲自降临。”

    “这些大概都知道了,”武神嘀咕道,“精卫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云中君:……

    坏了,这傻大个突然聪明起来了!

    还好运道女神骂了声:“在说神界如何如何,你倒是关注起了东皇陛下的后院,当真!”

    武神尴尬的一笑,却是把此前注意到的细节抛到了脑后。

    于是,又三年后。

    一则消息迅速传遍天外世界,消息的内容很简单,但事很大。

    【有生灵挑战神灵,生灵胜。】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