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三百九十一章 【是人干的事儿嘛?】
作者:跳舞      更新:2021-11-22 05:38      字数:9067
热门推荐:
    第三百九十一章【是人干的事儿嘛?】

    “喂,你倒是把门打开啊!”

    福克斯冷眼抱着膀子在旁边看着。

    西德一摊双手:“我明明让你带钥匙的。”

    “才没有,每次都是你带钥匙的。”,福克斯不满道:“没钥匙难道你就开不了门了吗?”

    “我最近在学你们人类的很多习惯。”西德叹了口气:“只有小偷才会用非正常的手段去开门。

    而且,就算是小偷,也只会用那种手段去开别人家的门。

    就算是小偷,开自己家的门也都是用钥匙的。”

    福克斯翻了个白眼——她觉得这个西德最近越来越有毛病了。

    也许……要和母亲说一下,然后带他去看看儿童心理辅导?

    “让开吧,我来。”

    福克斯不满的用肩膀顶开了西德,自己伸手去抓门把手。

    “不。”

    西德轻轻抬手,压住了福克斯的手腕,看着小女孩不爽的脸,他却反而笑了:“等等吧,你母亲快下班回来了。”

    “……哈?”

    福克斯傻了:“我们两人都能随手把门打开,为什么要等?”

    “因为,这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啊。”

    西德居然伸手摸了摸福克斯的脑袋,低声道:“你年纪还小,如果这么小小的年纪,就养成了用能力解决一切问题……让这种思维方式根深蒂固的话。

    你将来……也许会很痛苦的。”

    说着,西德拉着福克斯,就坐在了门前的台阶下。

    两个孩子就这么并肩坐着,眼看福克斯一脸不服气的样子,西德笑了笑,从口袋里摸了半天,摸出一枚棒棒糖来。

    “葡萄味的,给你吧。”

    “你把我当成小孩子么?棒棒糖?我已经十二岁了好不好!学校里都有男生对我表白了!”

    “要不要?不要算了……”

    “……要!”

    夕阳下,两个孩子就这么坐着,福克斯手里拿着棒棒糖,却一脸不满意的样子。

    西德看着远处,低声自言自语一般。

    “你啊……要记住,门这种东西,最好用钥匙来打开……

    用非正常的手段开门,以后多少都会留下些隐患的。”

    “……西德,我们好像,今天出门的时候,忘记喂你养的那头猪了……”

    “哦,让它饿着吧。”

    “……我们把它杀掉吃肉好不好?你说东方有道菜教烤乳猪……”

    “……你问问它,它自己愿意的话,我没问题啊。”

    “怎么可能?!”福克斯抱怨道。

    “对了,和我说说学校里,向你表白的那个男生。”

    “哼。”

    “不肯说?难道是女生?如果是女生的话,更有意思啊,也说说嘛。”

    “是男生啊!!!”福克斯翻了个白眼,却挪了挪屁股,靠着西德更近了一些,开始嘀嘀咕咕的说了起来。

    “是罗德里格斯那个小崽子啊,成天喜欢踢球的那个,总和我吹嘘说他以后会成为职业球员,将来长大了还会去欧洲踢球,赚大钱什么的……

    烦死了!谁看得上他!”

    “……踢球,挺好的啊,你为什么不喜欢?”

    “他长得丑啊。”

    “哦……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emmmm……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那样的!

    ·

    三天后。

    飞机降落在了沪市浦东国际机场。

    陈诺和老蒋,还有鱼鼐棠,带着鹿细细还有小女儿,一行五人抵达了国内。

    飞机是鱼鼐棠掏钱租的私人飞机。

    不得不说……这个小丫头是几个人里最有钱的。

    星空女皇多年来的积蓄,其实都是交给了这个徒弟管理。

    飞机抵达沪市后,老蒋就立刻独自离开了,他要去找宋巧云。

    而陈诺等人,则上了一辆鱼鼐棠早就安排好的保姆车,从沪市前往金陵。

    ·

    孙可可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本来么,以八中孙校花的容貌,上了大学后肯定会引来不少男生的追逐。

    从军训开始,孙可可其实就拒绝了很多。

    这个时代的男生追求女生的手段,其实相比十多年后花样百出的时代,要“朴实”很多。

    无非就是军训时,休息的时候扭扭捏捏的过来搭个话。

    或者托认识的同学,找她宿舍的女生递个话,看看能不能要个电话号码或者qq号。

    再要不然,就是胆子大的,军训休息的时候,过来送瓶水什么的。

    军训结束的时候,在欢送教官的欢送会上,孙可可和几个女生被辅导员拉壮丁,过来演了一个小节目,无非就是唱唱歌跳跳舞之类的。

    然后,孙可可的追求者更多了。

    按照惯例,学校要举办迎新生晚会,孙可可断然拒绝了上台表演节目的邀请。

    自己唱歌一般般,跳舞更是不会,演个什么劲。

    军训结束的欢送会那场,不过是仗着这一年来身体素质的飞速加强,身体柔韧性的增长,跟着其他同学一起照葫芦画瓢,摆摆动作而已。

    自己将来即不想从艺,学什么唱歌跳舞的。

    手里捧了一本《教育心理学》,孙可可坐在宿舍的床上翻着。

    “对了可可,英语四级的考试你这个学期要报么?”一个宿舍里的姑娘问道。

    “对,我已经报了。”孙可可随口回答。

    四级考试总要过的——本科毕业四级必须要过,是这个年代的硬性条件。

    但其实很多新生不懂的是,考四级,宜早不宜迟!

    说句很直白的话,大一刚入学的这一学年,是大部分大学生,这辈子,基础知识储备最强的一个阶段了。

    刚刚经历过地狱训练一样的高三阶段,整个人在知识储备,和学习节奏,学习能力,学习效率上,几乎都是人生最巅峰的状态。

    这个时候,考四级,其实更容易。

    如果不考的话……

    在大一大二,闲散个一两年下来,再考,就难多了。

    这些事情,孙可可不懂,但是老孙可是教育方面的专家,自然会指点女儿的。

    其实孙可可有点心烦意乱的。

    陈诺出门有好几天了,虽然这次是提前告诉了自己,而且人在外面的时候,偶尔也有电话联系,但孙可可总觉得心中心烦意乱的,总觉得好像……

    会发生什么事情。

    昨天的时候,还和陈诺通了个电话,电话里陈诺说,可能这一两天就会回来。

    但孙可可总觉得电话那头,陈诺说话的语气似乎有点古怪,讲不了两句,就匆匆把电话挂断了。

    哼,神神秘秘的!

    其实,孙可可大概能猜到,这个家伙出国去……

    可能是去找鹿细细了!

    即便陈诺没有明说,但孙可可也能猜到。

    毕竟,当初孙可可主动把鹿细细来找过自己的事情告诉陈诺,其实心中就预想好,会发生这种事情。

    自己的心里怎么想的,孙可可其实自己也没想明白。

    但,经历过了陈诺“死掉一年”这种事情,期间又和鹿细细有过那么一次见面,孙可可很清楚,这一年来自己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心如死灰!

    那种哀伤入骨,心如死灰。

    那天见到鹿细细的时候,只看了一眼,孙可可就很清楚一件事情了:那个女人的感受,和自己是一模一样的。

    很奇妙的,仿佛从那天开始,孙可可就心中,再也不恨鹿细细了。

    人都死了,大家都是同病相怜,一样的悲痛,一样的绝望,一样的伤心。

    哪里还有什么恨?

    甚至,隐隐的还有更古怪的一种感觉。

    当时,孙可可甚至觉得,全世界恐怕只有这个女人,才是唯一的一个,懂得自己当时的伤心痛苦和难受的。

    这种难受和痛苦,和旁人说了都没用,旁人无法理解,也不会理解,最多就是安慰自己几句。

    但其实,不懂的。

    可那个女人,她一定懂。

    ……

    正想到这里,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傍晚了。宿舍门被推开,其他女生都吃过晚饭回来了。

    孙可可今天有点犯懒,不想去学校食堂吃饭——其实是有点烦。这两天去食堂吃饭,总有男生过来搭讪,还想和自己坐在一起。

    在八中的时候,孙可可虽然也是校花,也被男生瞩目,但毕竟自己的爹是校领导,男生基本不敢造次。

    后来和陈诺在一起——人人都知道名花有主,而且陈诺还是八中一霸。

    别的男生,也就只能看看和心中偷偷的想想。

    可没想到,一进大学里,这里的男生可比高中的时候胆子大多了。

    本来么,大学生和高中生的状态原本就是天壤之别。

    在经历过高中的紧箍咒后,一进大学就如同重获自由,放飞自我。再加上青春的荷尔蒙冲动,整个都充斥着不安的躁动。

    孙可可昨天去食堂吃饭,被人拦了三次假装认错人,又被人假意问路了两次。

    坐下吃饭的时候,还有男生故意过来搭话。

    最尴尬的是一个家伙,愣头愣脑的,搭话都没想好话题,站在孙可可那桌面前,盯着孙可可,吭哧吭哧了半天,憋出一句话来。

    指着孙可可餐盘里的一份红烧豆腐:“同学,你这个菜看着挺好吃的,多少钱一份?”

    “……三号窗口,一块五。”

    孙可可当时冷冷回了一句后,就闷头吃饭。

    还好,没傻到问这是什么菜。

    豆腐都不认识的话,回去买块豆腐自己撞死算了。

    但……也太尴尬了啊!

    孙可可不喜欢那种被周围人议论纷纷的感觉,尤其是同宿舍的女生,对自己的态度也从昨天食堂的那次遭遇后,变得有点怪怪的了。

    有点羡慕,有点嫉妒,还有意无意的嘻嘻哈哈的取笑两句。

    所以,干脆,今天孙校花不去食堂了!

    “喏!给你带的晚饭。”那个同宿舍的微胖女生递过来一个塑料袋,里面是几个胖乎乎的包子。

    孙可可接过,却看见微胖女生把藏在背后的另外一只手也伸了出来,手里又提着两个袋子来:“喏,这些也是给你的。”

    “?”孙可可皱眉。

    “一份青菜炒面,还有盐水鸭。”

    嗯,还没完。

    还有一个纸袋子,装着的……

    “哇,kfc啊。”坐在另外一张床上的一个妞跳了起来,大惊小叫的癫癫跑来抓过就看:“哟,鸡翅,汉堡。”

    孙可可看着微胖女生:“你买的?”

    “我哪有这闲钱啊。”微胖女生笑嘻嘻的坐了下来:“炒面和鸭子,是班长给的。kfc是入学时候那个学生会的师哥给的。

    都指名道姓的要我一定亲手交给你呢。”

    这下,宿舍里的女生都围过来了。

    炒面和盐水鸭是在学校的食堂买的,青菜炒面五块五一份——2002年,就这个价钱。

    盐水鸭则比较宰人,五块钱一小份——食堂卖的时候,用小碟子装着,一份就只有五六片鸭肉。

    在外面的卤菜店,盐水鸭,十五块钱能买半只!

    这里五块钱就给你那么五六片肉。

    “班长这动作够快的啊,穷追猛打的。不过啊,小气了点,十块钱的东西……”一个女生有点不以为然的样子。

    “对啊,我说还是学生会的那个师兄大气啊,kfc哈哈哈哈。”

    2002年,kfc对于学生来说,还算是高消费的。

    一份套餐要二十多块钱。

    孙可可没去接这些东西,自顾自的只拿了自己托微胖女生买的包子。

    “我去食堂就遇到班长,班长问你,我说你胃口不好没来吃饭,班长就买了吃的让我送回来给你。”

    “kfc呢?”

    “那个师兄在宿舍楼下等着的啊,看我回来交给我的。”微胖女生笑道。

    孙可可皱眉想了想,看了看宿舍里其他几个妞:“他不会未卜先知,知道我没去吃饭的……你们谁当的卧底?”

    几个女孩不说话,但明显有人偷笑。

    孙可可又看微胖女生。

    “贺师兄就在楼下呢,说问你愿意不愿意下去一下,他有话和你说。”微胖女生低声笑道。

    孙可可嗯了一声,想了想,却转身去翻自己的包。

    “我就不下去了,麻烦你,帮我下去见他一下吧。”

    “哈?”

    ·

    两分钟后,女生宿舍楼下,一个戴着眼睛,身材高高大大的男生,正站在宿舍楼下路边等着,脸上挂着设计好的矜持而温和的笑容,身上衣服干干净净,头发也修剪的很整齐,一看就是那种家境良好的大男孩。

    眼看微胖女生从里面走出来,这位贺师兄愣了一下,眼睛里有一丝失望,但还是深吸了口气,笑着走了上来。

    “孙可可她不下来么?”

    “嗯,她说她累了。”微胖女生眼神有点不好意思:“她让我对你说一声谢谢。”

    “……呃,不用谢的,我听说她不舒服没吃晚饭,顺手就在学校门口的kfc买的。”贺师兄说着,偷眼抬头看了看楼上的窗户……

    很遗憾,窗户关着,并没有如他预料那般在窗户里偷看自己。

    “行吧,那我走了,你让她好好吃饭。”贺师兄还想表现一下自己的风度,正要离开,微胖女生却叫住了他。

    “那个等一下,师兄,这个是她托我给你的。”

    说着,微胖女孩把一个信封递给了这位贺师兄,然后掉头就跑。

    贺师兄接过信封,心中不禁一热。赶紧抬头又看了一眼楼上的那个窗户,竭力压着情绪,不敢表现出欣喜若狂的表情来,用力咳嗽了一声,才转身离开。

    只是走了才不过十多米,就忍不住拆了信封打开看。

    然后,脸垮了。

    不是想象之中的什么信或者情书……连个纸条都没有。

    嗯,两张钞票。

    一张二十的,一张五块的。

    好吧,kfc的东西,套餐二十四块五。

    而且,自己还是用了打折券买的……其实只花了十六块八。

    好家伙,这顿饭自己还赚了八块钱?

    手里捏着钞票,心里却好像吃了苦瓜似的。

    ·

    宿舍里,微胖女孩进门就看见几个女孩子正在分着吃的,鸡翅薯条还有汉堡都分了。

    孙可可在旁边啃着包子,手里还捧着书。

    “可可……人走了啊。这下估计他明天应该不好意思来了。”

    “再来我也没钱了。”孙可可摇头:“我家里给我的生活费也没多少,哪能天天吃kfc啊。”

    另外一个啃着鸡翅的女孩笑道:“其实我觉得贺师兄挺好的啊,开学的时候人家就跟着忙前忙后的,挺会照顾人的。”

    “那哪是会照顾人,那是照顾可可呢。”

    “可我听说他家里条件很好啊,大三就已经开始准备考研了。人长的也挺不错的啊。”

    孙可可皱了皱眉,却放下书,看着宿舍里的几个女孩,想了一下……

    “我今天就把些事儿说清楚吧,免得以后你们瞎猜。

    还有啊……再有学校里的男生找你们打听我的事儿,你们也别好心帮忙了。

    我知道你们是好心,但在我这里真会给我添乱的。

    真的。”

    顿了顿,孙可可很认真的说了出来:“我有男朋友了!”

    几个女生:“真的?!!”

    “真的。”孙可可点头:“军训的时候,我那几天带回来的几大包东西,吃的喝的用的,都是我男朋友送来的。”

    几个女生顿时八卦了起来,围着孙可可问东问西的。

    孙可可摇头:“其实没什么好说的。我从小认识的,初中后就一直是同学,高中还是同班。我父亲的得意学生。

    我们感情很好,两家人家长都见过面的。

    所以……以后你们真的别给我添乱了,拜托拜托。”

    这话一出,大家都不好说什么了。

    人家感情好,连两家家长都见过了……那再好心当什么红娘,就真的是没脑子给人找麻烦了。

    那就不叫好心,叫纯傻叉了。

    眼看大家还想追问什么。

    比如,高不高啊,帅不帅啊,在哪个学校啊……

    更有胆子大的,甚至就问:你们到哪一步了啊?

    孙可可无奈,干脆起身,收拾了一下包:“我今晚回家一趟,晚上不回来了。”

    ·

    离开了学校的孙可可,转了两趟公交车到了八中附近的公交车站。

    不是没钱打车……老孙虽然勤俭持家,但是给女儿的生活费其实也不少。

    但从小养成的习惯,孙可可不是那种大手大脚花钱的性子。

    不过,上楼的时候,却意外遇到了一个人。

    “蒋老师?”

    孙可可一愣,立刻露出惊喜的笑容:“您回来了?”

    老蒋一愣,尴尬的笑了笑:“可可啊,你不是上大学去了么?”

    “学校待着无聊,想家了,回来看看我爸妈。”孙可可笑着就过去:“听说您带师母出去看病了,这是看好了回来了?师母病好些了么?”

    “……好多了好多了。”老蒋咳嗽了一声:“我刚把人带回来,这不,出去这么多天,家里冷锅冷灶的,我下楼去买点菜。”

    孙可可立刻热情的笑道:“买什么菜啊!蒋老师,我家里一向吃饭吃的晚,这个地点儿我们家肯定还没开饭呢。

    别出去了,带着师娘,上我们家对付一口呗。”

    孙可可这不是客气,是真的关系就这么好。

    老蒋老孙一个学校当老师,同事这么多年,性子也投契,是好朋友。

    两家又是楼上下住了这多年。

    朋友加同事加邻居,再加上孙可可又是老蒋教过的学生。关系可不就是这么近亲么。

    这要换了别的一般人家,两家关系这么好的话。

    若是老蒋家有个儿子,那肯定就跟孙可可青梅竹马了,没准早就订娃娃亲了。

    还有那个姓陈的狗东西什么事儿!

    到了饭点儿,家里没准备,去对方家蹭顿饭对付一口,寻常事而已。

    换在平日,老蒋迈腿也就去了。

    不带客气的。

    甚至老孙也不会当回事——也不用刻意再多炒什么菜,家里有什么就吃什么,多两个人多两副碗筷而已,完全不用见外,不当客人的。

    但今天……

    老蒋哪里肯去?!!

    得要脸啊!!!!

    这不这两天才知道嘛。

    我,老蒋!我徒弟!我学生!和你女儿谈着对象,掉脸外面偷偷藏了个老婆!

    连特么孩子都生出来了!

    我还上你家舔着脸蹭饭,当不知道这回事?

    那特么是人干的事儿嘛!!!

    老蒋心中发虚,赶紧晃着手,连连假称自己还有事,慌忙着就推脱了。

    着急下楼,只是走了几步,却回头看着一脸诧异的孙可可。

    “那个……可可啊……陈诺这两天跟你没吵架吧?”

    “啊?没啊。”孙可可一愣。

    “啊,那,没事了,没事了。”

    说完,老蒋一溜烟跑掉了。

    孙可可站在原地愣了一秒钟,忽然回过神来。

    ……不对啊!

    蒋老师是带宋巧云师娘出去治病好久了,这才回来的。

    他怎么知道陈诺失联一年回来了?

    正常情况下,就算关心的问一句,也应该问“陈诺有消息没”或者“陈诺找到了没”。

    对吧?

    听他那个口气,好像知道陈诺已经人回家了,还跟自己有联系?

    不对!!

    陈诺回来的事儿,自己连爹妈老孙和杨晓艺都瞒着呢!

    想到这里,孙可可忽然就决定不上楼回家了。

    掉头,下楼!

    快步出了楼洞,走到小区外站在路边,就拦了辆出租车,往陈诺家去了。

    车上的时候,还给陈诺发了个短信。

    先编了一句:蒋老师怎么知道你回来了?

    想了想,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

    重新编了一句:我遇到蒋老师回家了,他怎么……

    想一下,不对,再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

    忽然,孙可可眼睛一亮!

    这里面有问题!

    再重新编了一句:你在哪儿?

    发送!

    然后,又编写了一句:我遇到蒋老师了。

    再发送!

    7017k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