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589章
作者:咬火      更新:2021-11-04 00:31      字数:2483
热门推荐:
    才跟多杰措大叔分别没多久。

    晋安就开始有些想念多杰措大叔这位心肠耿直的汉子了。

    因为他发现多杰措大叔有一句话说得简直太真理了!

    这雪山里的天气就跟女人变脸一样快,还没天黑已经风雪呼啸,眼前雪花白茫茫一片,看不清脚下冰川路面,有好几次都差点掉进深不见底的冰封深渊里。

    这个时候就多亏了有傻羊这个开路先锋。

    既能破风。

    又能趟雷。

    而傻羊不止一次脾气暴躁嘶鸣,最后都被晋安怼得没脾气。

    “这次是你自己非要跟进神山凑热闹,可没人强拉着你来!你有时间抱怨,还不如想想我们还有多久能跟大部队碰头上,找个避雪过夜的好好睡一觉!”晋安锤了下傻羊,这傻羊继续在前闷头带路。

    当三人一羊在风雪里看到高高飘飞的风马旗时,恰好听到许多人的惊呼声。

    “有情况!”

    “难道是雪山终于被挖开?大部队要准备进雪山里了!”

    晋安催促傻羊,一行人加速赶过去。

    然后他们看到了在风雪里矗立着许多帐篷和圆顶冰屋,还有许多人往同一处地方汇集。

    他们也跟着人流过去看热闹。

    路上也有人发现了带“白牛”进昆仑雪山的晋安,都是目露错愕与诧异表情,但这时候大家的心思全在雪峰那边,暂时没人顾得上从外面来的新人。

    “怎么回事?”

    “都在喊什么喊,还不快点挖雪!”

    一位农奴主手提皮鞭,亲自过来督促农奴们加快挖雪进度。

    “大,大人,有,有,有…龙!这里面有龙!”有农奴声音颤抖回答,也不知道是因为内心的恐惧,还是因为人衣着单薄站在风雪里冻的。

    “龙!”

    围聚过来的众人,全都下意识倒吸口凉气。

    就连那些盘腿而坐,不顾红尘吵闹,虔诚转着经筒,念诵佛经,为几位失踪尊者祈福的红衣僧人,此时也都睁开眼,目露精光。

    围观的人群里,有人惊呼一声,问自己身边同伴:“去年五六月来挖雪的时候,有听到谁见到过龙?或挖出过龙吗?”

    同伴认真想了想,然后摇头说没有。

    “莫非是后来大雪重新封山的冬天里,因为大雪压垮积雪或是地龙余震,这里又发生了小型雪崩,有龙从雪峰更深处震出来了?”有人大胆猜测道。

    此言一出,四周嗡嗡讨论声更响了,连傍晚越吹越大的风雪都有些盖不住众人的讨论声音。

    人群里还有另一种声音,有人情绪激动,兴奋的说道:“不一定是又发生了一次雪崩或是地龙余震,你别忘了,这次我们做了万全准备,带进来挖雪凿冰川的人是去年临时匆匆组建队伍的好几倍,还有另一种可能,我们这次人数多,挖掘进度比去年快,已经挖到比去年还深的地方了!”

    那名穿着厚厚皮毛外套,头上戴着狐狸皮帽,不停拿皮鞭抽打农奴的农奴主,一听到疑似挖出一条龙来,他吓得手里鞭子也不挥舞了,转头看向自己的主子。

    这名农奴主因为吃得饱穿得暖,长得满脸横肉,孔武有力,与那些饿得皮包骨头,在风雪里冻得面无人色的农奴们,在冰川雪地里形成鲜明反差。

    而这些农奴主都是依附于大寺庙和王室贵族而活。

    这名农奴主背后另有指使他做事的主子,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超过他的权限,他只得转头看向自己的主子,还要不要挖?

    那是名被三层侍卫保护着的白皮袍子年轻男子,纯白皮毛寓意雪山,是神圣的意思,普通阶级根本穿不起这种皮毛,都要进攻给王室贵族使用。

    那年轻男子外罩挡风雪的白色皮袍,内里穿着跟黄金等价的汉人上等绸缎,腰间挂着玛瑙石、金银、玉珠,如果不是因为常年的高原太阳照射,皮肤略黑,显得粗糙了些,这年轻男子即便在康定国也算是气宇轩昂,五官英俊了。

    面对农奴主看来的目光,这名穿着雪山纯白皮袍的年轻男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重新走回温暖的帐篷内。

    帐篷帘布旁自然有仆人帮他掀起帘布,并拍掉积雪的重新放下,防止外面的凛冽寒风吹进帐篷里。

    而随着帐篷帘布放下,挡住外界目光,那名满脸横肉的农奴主再次狠狠挥动手里皮鞭,大声喝骂那些农奴赶紧加快速度挖,今天就算是龙来了,在那位大人面前,也要盘着当一条蛇!

    在不断鞭打下,那些农奴只得压下脸上恐惧,用双手继续刨挖冰冷刺骨的冰雪,手指冻得麻木失去知觉。

    但他们不敢反抗农奴主的淫威,继续用手一遍遍刨雪。

    农奴主担心用工具挖雪会破坏雪下埋着的东西,所以让农奴们都改用手刨雪,完全不顾及这些农奴的人命。

    吐蕃最不缺的就是农奴。

    农奴的命生来低贱,连有牛棚马棚住的牛马畜牲都比这些农奴值钱。

    此时,有有年老体弱的人实在挖不动了,双手冻伤得红肿麻木,完全失去知觉,连弯曲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结果这样并不能得来农奴主的怜悯,刀光一斩!

    噗!

    人头落地。

    人的热血洒在冷冰冰白雪上。

    血染冰川。

    “还不趁热血化雪快点挖,等这些血凉透了,你们这些下三烂的东西是不是又有借口偷懒了!”农奴主又连砍翻数人,用带着人体体温的热血来化雪,在他的连声喝骂下那些农奴们继续用双手挖雪。

    这就是最黑暗的年代。

    没人会把农奴的命当成命。

    但最可悲的是,就连那些农奴都是两眼麻木,接受了子孙后代世世代代为农奴的命运,不懂得反抗。

    随着农奴主用人血化雪,不择手段的催促下,那些农奴终于挖开积雪,露出了雪下被埋东西。

    7017k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