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3、小师妹和情人
作者:柳岸花又明      更新:2021-11-10 01:35      字数:13082
热门推荐:
    2010年,10月入秋。

    这个时节的气温正介于“凉爽”和“冷”之间,所以由于各人体质的差别,大街上的穿着也呈现两极化,有人穿短袖,有人穿毛衣,路过时互相还要在心里骂一句“二百五”。

    不过景色是真的漂亮,满城的梧桐树都染了一层温柔的晕黄色,鸡鸣寺的银杏叶也洒落了一地,最美的是栖霞山的纷纷枫叶,漫不经心点缀着六朝古都的深秋韵味。

    江陵大学城,1206咖啡馆。

    这间开业于2005年的咖啡馆,莫名其妙成为了建邺的“百年老店”,吸引了很多年轻人过来打卡。

    原因有很多,比如说:

    果壳电子的创始人陈汉升经常过来坐一坐;

    小米电子的创始人郑观媞也会到这里喝杯咖啡;

    还有一些他们的朋友,大多都是行业内很有名气的企业家,这些足以影响地区经济发展的人物,每一次的到来,无形中都在增加咖啡馆的名声,提高咖啡馆的逼格······

    另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1206咖啡馆里有一个不爱上班、风骚慵懒、又很喜欢涂着豆蔻色指甲的美艳老板娘,这大概才是关键!

    此时此刻,老板娘也正在店里面,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米白色针织衫,宽松到每当抬起手臂,脖颈位置都要被扯出一片雪白的肌肤,性感的锁骨上,还有一根让人想入非非的黑色肩带。

    下半身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浑圆的小屁股勒出一个向上翘起的优美弧线,纤细的腰肢盈盈可握,修长匀称的小腿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鞋,她的头发是玫瑰的红色,那灼灼的热情一路摧枯拉朽,让人感到魅力四射、妖艳荡魄。

    咖啡馆里男人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在她身上了。

    不过老板娘对这些眼神已经习以为常了,她正在专心陪着一对兄妹说话,而且从老板娘的神情里,她似乎和哥哥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情愫。

    因为每当老板娘站起来倒咖啡的时候,总要故意弯腰对着哥哥,透过针织衫领口的半圆形缝隙,好像能够看见深处若隐若现的沟壑,饶是男人对老板娘身体已经很熟悉了,也依然觉得口干舌燥。

    “咚!”

    关键时刻,哥哥突然给了妹妹一巴掌,他用这种办法强行转移了注意力。

    “为······为啥揍我?”

    妹妹无缘无故挨了一下,捂着脑袋有些懵逼。

    “喝咖啡就喝咖啡,为什么还要用吸管在那边搅动,陈岚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人啊!”

    哥哥还是很机智的,临时找到一个不错的理由。

    “靠!这能怪我?”

    妹妹也不是个好欺负的,当场就反唇相讥:“你们在这边用眼神撩骚,还不让无聊的我搅咖啡消磨时间啊······哎呦,又揍我!”

    妹妹的话都没说完,脑袋上又挨了一下,她眼皮非常灵活,知道大伯母不在场的情况下,自己单枪匹马不是哥哥的对手,索性一边腹诽,一边继续低头玩手机。

    “咳~”

    哥哥这才咳嗽一声,掩盖掉刚才的小尴尬,看着外面萧瑟的天空说道:“一转眼都快11月份了,时间过得真快。”

    这本来是一句“承上启下”的废话,只是为了开启下一个话题,不过老板娘透过玻璃窗,看着地面上被秋风卷起的落叶,这一幕似乎让她有所触动。

    “的确很快呀。”

    老板娘点点头:我还记得02年军训时第一次见到班长的场景呢,包括后面那些信誓旦旦的诺言。”

    男人稍微怔了一下,因为他“信誓旦旦的诺言”说得太多,所以都有些忘记了。

    不过这种时刻是不能主动询问的,免得暴露了遗忘的事实,不过男人的经验很丰富,他自信的微笑颔首,好像自己的确能够想起来似的,沉着的化解这次小危机。

    这间1206咖啡馆老板娘自然就是商妍妍了,而能够让商妍妍伺候的男人只能是陈汉升,妹妹则是小跟班陈岚。

    “时间本来就是白驹过隙嘛······”

    陈岚也被这个话题吸引,凑过来说道:“两个小丫头今年都四岁了,小腿一迈跑得可欢实,我在外面差点都追不上她们,哥,赶紧送去幼儿园吧,我可嫌弃她们了······”

    这不用多说,“两个小丫头”就是陈子衿和陈子佩,陈汉升的宝贝女儿们。

    其实陈岚也就是假装嫌弃,除了爷爷奶奶、爸爸和两个妈妈以外,就数她这个姑姑陪伴时间最多了,明年真要送去幼儿园了,陈岚肯定抢着接送放学。

    “我闺女嘛,腿长随我,所以才跑得快。”

    陈汉升习惯性的自夸了一句,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又敲了妹妹陈岚一个脑瓜崩:“昨天我应酬回去,我妈说你把她们都咬哭了,有这回事?”

    “因为陈子衿趁我睡觉时,抓我头发!”

    陈岚也很不服气,大声辩驳道:“凭啥只能她欺负我,所以我就咬了一口陈子衿的小屁股。”

    “那陈子佩呢?”

    陈汉升知道大女儿活泼,略显调皮,不过小闺女一直憨憨的,她不可能去抓姑姑的头发。

    “陈子佩啊······”

    陈岚撇撇嘴说道:“她屁股上的肉比姐姐还多,虽然她没惹我,但我也是没忍住咬了一口·······”

    “刑啊陈岚!欺负我女儿,你这日子越来越有判头了!”

    陈汉升抹起袖子,这对兄妹俩吵架打闹很正常,这么多年下来,就连商妍妍都习以为常了,她摇摇头拿起果壳手机,准备刷会新闻不搭理他们。

    就在陈岚要被“教训”的时候,她突然指着咖啡馆门口,挣扎着叫道:“哥,璇嫂子来了!”

    “啥?小师妹······”

    伴随着开门时“叮铃”一声风铃的轻响,有个人影走了进来。

    她大概24、25岁左右的年纪,不过因为肤色过于白皙,看起来似乎比真实年龄要小一点,气质上也要冷冽一些。

    不过五官很漂亮,高挺的鼻梁,秀气的红唇,尤其她的眼睛很像时下流行的“韩流风格”,单眼皮大眼睛,上眼皮很薄,所以瞳仁大且明亮,眼尾的走势向上,宣誓着一种强烈的性格属性。

    她化着淡妆,和浓妆的咖啡馆老板娘相比,宛如“冰与火”的差别。

    她进入咖啡馆以后,先是面无表情的扫视一圈,在风骚媚骨的商妍妍身上短暂逗留片刻,然后又看到了陈岚,嘴角舍得挽出一个微笑,等转移到陈汉升的时候,那张冷冰冰的脸庞上都是溢出的笑容了。

    “小师妹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陈汉升确认身份以后,思忖了几秒钟,突然看向陈岚。

    “哥,你猜对了,又是我出卖了你······”

    陈岚语气弱弱的,其实却没有一丁点愧疚:“实在是璇嫂子给的太多了······”

    “这笔账先记着!”

    陈汉升瞪了一眼妹妹妹妹,然后脸色一转,笑眯眯的站起来,迎着罗璇说道:“嗬嗬~,我们刚还在聊到你了······”

    “是吗?”

    罗璇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句,然后挨着商妍妍身边坐了下来,正对着陈汉升。

    笑容依然很开心,不过却多了点意味深长的味道。

    罗璇是2007年去香港读的心理学硕士,2009年毕业后本来打算回建邺工作,不过遭到了母亲黄小霞的强烈反对,希望她能够继续读博。

    因为要是回了建邺,还能逃脱得了陈汉升的“魔爪”?

    可是陈汉升都有两个闺女了,有时候梁美娟带着两个孙女去黄小霞家里窜门,黄小霞是既羡慕又心酸。

    羡慕的是,两个宝宝太可爱了,抱在怀里软软糯糯的,谁不喜欢呢。

    心酸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自家的外孙或者外孙女。

    不过,尽管黄小霞反对,罗璇还是一心回建邺,所以当母女俩产生意见分歧的时候,皮球最终被甩到陈汉升这里了。

    陈汉升当时犹豫了一下,倒不是担心罗璇回建邺后惹出第二个“修罗场”,而是他内心里有这样一个想法,陈子衿和陈子佩上幼儿园之前,自己的生活节奏尽量稳当一点。

    就在陈汉升试图劝说的时候,罗璇居然看出了他的犹豫,主动选择了读博,这个举动不仅让陈汉升非常意外,也对已经是心理学硕士的小师妹,突然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

    其实这种想法不仅陈汉升会有,以前那些认识罗璇的人,现在他们都有类似的念头。

    身边的商妍妍也不例外,当年她和罗璇都在财大学生会里,开会时经常碰面的,那个时候的罗璇就像一个小孩,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尤其对陈汉升的占有更是赤裸裸的。

    现在,她成为心理学博士后,不仅学会掩藏情绪了,而且好像还能够看穿其他人的心思。

    “想喝什么,我去给你调一杯。”

    商妍妍还是很知趣的,准备把空间留给陈汉升和罗璇,至于陈岚的话,她仗着自己脸皮厚,硬是要留下来听八卦。

    “蓝山吧,谢谢商师姐。”

    罗璇礼貌的回道。

    “不客气。”

    商妍妍笑吟吟的离开,不过快到吧台的时候,她又忍不住转身看过去,罗璇的侧脸映着窗外冷冷清清的秋风,似乎藏着一些事情。

    这一点陈汉升也察觉到了,但是他不会直接问“突然回建邺,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虽然是关心的话语,但是听起来会有些生疏,尤其他上个月刚去过香港,如果这样开口的话,那就显得自己太过粗心了,居然都没有发现异常。

    所以,这种时候就应该换个方式,循序渐进的套问。

    “怎么样,博士课程辛不辛苦?”

    陈汉升问道。

    “哦,还行。”

    罗璇目光从窗外转移回来,手托下巴看着陈汉升,只有对着陈师兄,她依然是那个小师妹。

    “还行是什么意思啊?”

    陈汉升继续着聊天:“抑郁症的课程很难吗?”

    罗璇读博士的时候,需要选择相关课题,陈汉升就让她主攻关于“抑郁症”这方面的课题,理由是几年以后,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患上这个病。

    其实2010年的时候,大家对抑郁症还没有深入的了解,罗海平和黄小霞都觉得很纳闷,这些上了年纪的大人们看来,世界上哪有什么“抑郁”,心情不好了睡上一觉,第二天就屁事没有了。

    不过这是陈汉升的建议,他虽然是个渣男,但是眼光和能力都是最顶尖的,再加上罗璇对陈汉升又是言听计从,所以就选择了这个研究方向。

    “不难。”

    罗璇摇摇头,她聊天的兴致好像并不高。

    “哥~”

    旁边还有陈岚,永远都不会冷场:“以后真的会有很多人得抑郁症吗,为什么我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和这玩意没有关系呢。”

    “你这种没心没肺的,肯定不会抑郁的。”

    陈汉升损了一句妹妹,然后又想了想说道:“就算是以后,其实有些人也不是真的抑郁,他们是真的惨······”

    “还说我没心没肺,你嘴巴比我损多了,璇嫂子你说是不是?”

    陈岚热切的和罗璇搭话,不过罗璇只是笑了笑,然后站起来走向了咖啡馆吧台,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一对兄妹。

    “璇嫂子,肯定有事!”

    半晌后,陈岚肯定的说道。

    “还用你来下结论?”

    陈汉升注视着罗璇消失在吧台后面的背影,也陷入了沉思。

    ······

    吧台里,商妍妍正在亲自调着咖啡,没想到突然有人走了进来。

    “小池······”

    商妍妍转过身,发现不是好朋友小池,而是罗璇。

    “咖啡一会就好了。”

    商妍妍努努嘴,冲着正在研磨的咖啡机说道。

    “不着急。”

    罗璇双手抱着胳膊,默默盯着咖啡机,眼神一片平静清冽。

    商妍妍稍微有些不自在,她和罗璇以前的交往并不密切,现在更因为陈汉升,单独面对时还多了一丝尴尬,幸好咖啡机搅动时发出“咣当,咣当”的轻微噪声,还有大厅里的音乐声,暂时能够冲淡这种若有若无的窘迫。

    “等到博士毕业后,罗师妹准备做什么?”

    最终,商妍妍还是找了个不痛不痒的话题,尽量让相处时轻松一点。

    “咖啡馆生意这么好,商师姐生活又这么轻松惬意,还能经常见到喜欢的男人······”

    罗璇眨了眨眼,半真半假的说道:“真是让人羡慕,干脆我回来帮商师姐卖咖啡吧。”

    “嗬嗬~,罗师妹比以前幽默了。”

    商妍妍笑了笑,抬起头和罗璇目光交错。

    罗璇的眼神里,似乎蕴含着很多意思,有调侃,有嫉妒,也有性格里的腹黑,还有一种未能实现的心愿的不服输。

    不过这些只是一闪而逝,很快又被隐藏起来了。

    “罗师妹~”

    商妍妍叹了口气:“你比大学时成长了好多呀。”

    “嗯,陈师兄和我妈也这样说。”

    罗璇没有否认。

    “成长······其实是很艰难的。”

    商妍妍大概是想起某个晚上,自己被一个男人从KTV里救出去的回忆,感慨的说道:“有时候很漫长,有时候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说不定就在某个哭的最伤心的夜晚吧。”

    “我不是······”

    罗然沉默了一会,然后平静的说道:“我是在忍住不哭的那个夜晚,突然成长起来的。”

    商妍妍听完愣了一下,忍住不哭的那个夜晚,好像比“哭的最伤心那个夜晚”,更折磨人。

    因为班长吧。

    “呼~”

    商妍妍轻呼一口气,低着头开始调咖啡,罗璇依然站在原地,就这样过了一会,商妍妍突然问道:“你这次回来,应该不仅是看看他的吧,班长上个月好像刚去过香港。”

    “我知道。”

    罗璇语气轻松:“他还睡在了我的公寓,然后······”

    “果然如此。”

    商妍妍心里想着,这并没有出乎意料。

    “然后······”

    罗璇语气依然轻松:“我这个月,没有来姨妈······”

    “什么!”

    商妍妍吓了一跳,差点没握住手里的瓷杯,她自然知道“姨妈没来”所代表的意义,不过下意识的还是要确认一遍:“你,你,你······”

    商妍妍说话都有些打结,但是罗璇径直承认了,语气里甚至还有那么一丝自豪:“我怀孕了。”

    商妍妍顿时安静下来,就连一直搅动的咖啡机也不知道何时停止了工作,吧台里的气氛有些诡异。

    “商师姐,你不为我感到高兴吗?”

    过了一会,罗璇开口打破了平静。

    “我······”

    商妍妍咬了咬嘴唇,罗璇那些往事她可是一清二楚的。

    当初,罗璇获知陈汉升有女儿的消息后,冲动之下可是打算跳楼的。

    这样疯狂偏执的人,现在又钻研了心理学,谁还能预料到她能做什么样的事情呢?

    “班长也真是,怎么能让罗璇怀孕呢?”

    “罗璇不会想对幼楚和萧容鱼宣战吧?”

    “可是,她又为什么和我说这个消息呢?”

    ······

    各种纷杂想法涌入商妍妍的脑海里,既有对陈汉升的埋怨,也有对沈幼楚的担心,她到底还是属于“沈党”的。

    半晌后,商妍妍也慢慢冷静下来,她想知道罗璇下一步要做什么。

    “班长,他还不知道吧。”

    商妍妍问道。

    “不知道。”

    罗璇摇摇头:“我没告诉他。”

    “你是想保密吗?”

    商妍妍扭头看了一眼陈汉升,她想问出答案。

    “我才不会保密呢!”

    罗璇皱了皱高挺的鼻翼:“这也是陈师兄的孩子,为什么要没名没姓没身份的长大?抱着宝宝远离纷争,那是沈师姐和萧师姐的做法,不是我罗璇的性格······”

    “但是!”

    似乎看出了商妍妍的担忧,罗璇顿了一下又说道:“如果我大张旗鼓的说出来,陈师兄现在的生活肯定会被打乱,到时所有人又是一团糟,说不定陈叔和梁姨都会怪我不懂事,我自己其实无所谓,但是我不想宝宝受到任何牵连······”

    “那你的意思?”

    听到罗璇没打算打破现在的局面,商妍妍松了一口气,但是对她单独找到自己的举动,依然很疑惑。

    “我要融入陈师兄的生活,像沈师姐和萧师姐那样!”

    罗璇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这个时候的罗璇,越来越像以前的“小师妹”了,看来她纵然钻研了心理学,但也只能够掩饰面上的一些东西,骨子里的胜负欲,又岂是那么容易就改变的?

    “异想天开!”

    不过,商妍妍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沈幼楚和萧容鱼在修罗场里吃了多少苦,枕头都不知道哭湿了多少个,这才有了现在的局面,罗璇凭什么就要这个地位啊?

    “我知道这很难,所以······”

    罗璇大概也清楚这件事的难度,但是她很平静,等到商妍妍慢慢接受这个消息后,她才缓缓的说道:“所以,我想请商师姐帮帮我。”

    “我帮你?”

    商妍妍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哑然失笑,罗师妹还是这么中二吗,或者说是蜜汁自信?

    两人之间并没有太深的交情,居然能开口要自己帮她。

    不过商妍妍并没有出言嘲讽,她也比以前成长了,当然她也不会帮忙的,自己只是“情人”身份,根本没有理由去掺和这些事。

    “哗啦啦~”

    商妍妍拎起咖啡机,低着头把调好的咖啡倒进瓷杯里,然后递给了罗璇。

    在这个过程里,商妍妍没说话,罗璇亦是如此。

    “罗师妹你坐一下,我去那边看看。”

    等到罗璇品尝起咖啡,商妍妍随意找了个理由,打算离开吧台,也远离这个“不安定因素”。

    不过她刚刚转过身,罗璇的声音就在后面响起了。

    “商师姐,我听说你和班长之间,其实有一个约定的。”

    罗璇的语气不徐不慢,依然带着“迷之自信”。

    商妍妍转过头,关于那个“约定”,班长应该都忘记了吧,因为约定的内容,那就是自己帮他带孩子。

    可陈子衿和陈子佩现在是“炙手可热”的宝贝,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两个妈妈都在“争抢”,自己就算也很喜欢两个小胖丫头,可是都没有资格问一句“今晚能让我带她们睡觉吗?”。

    “你提这个做什么,难道······”

    商妍妍胸口猛的一跳,一个念头在脑海里随之出现。

    “我的孩子······”

    罗璇指了指自己的小腹:“可以叫你干妈,你也可以正当光明的陪伴了。”

    “呼~”

    商妍妍不说话了,但是鼻息比刚才重了很多。

    陈子衿的干妈是边诗诗,陈子佩的干妈是胡林语,有时候看着两个宝宝在边诗诗和胡林语后面,“干妈,干妈”的呼喊着,商妍妍要说不羡慕,那绝对是假的。

    “这可是陈师兄的孩子。”

    罗璇好像在趁热打铁:“再说了,这也是陈师兄欠你的一个承诺。”

    “可是······”

    商妍妍想说话,突然觉得口水堵住了嗓子眼,没忍住呛了一口。

    这是心情过于激动,导致肾上腺分泌旺盛的结果。

    “可是。”

    商妍妍努力咽下口水,她没有答应,但是也没有拒绝,只是讲着事实:“即使我帮你,你想有幼楚和萧容鱼的地位,那也是几乎不可能的。”

    “我知道。”

    没想到的是,罗璇居然一点都没有沮丧:“也许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但是没关系,只要我的宝宝能像陈子衿和陈子佩那样,在万千宠爱的环境下长大,那就够了。”

    “小师妹,你······”

    在这一瞬间,商妍妍终于明白了罗璇的想法。

    其实罗璇一开始就没有期待过,自己能够与沈幼楚和萧容鱼平起平坐,她故意提出这种“狮子大开口”的条件,只是一种“讨价还价”的方式,她最真实的目的其实是想让孩子获得和那对小姐妹俩一样的地位,有爸爸的陪伴,也有爷爷奶奶的疼爱。

    “这就是心理学博士吗?”

    “这就是为母则刚吗?”

    “那送上门的干妈,我要不要当呢?”

    商妍妍明白,一旦接受“干妈”这个称号,那就必须要接下这个任务了,因为这可是“自己的孩子”啊。

    “商师姐······”

    坦诚完一切的罗璇,看着愣神的商妍妍,轻轻叫了一句。

    “以后不要叫我商师姐了,叫我妍姐吧!”

    商妍妍吸了吸鼻子,颇有当年做小太妹时的慷慨义气:“你先回香港吧,这件事不适合你率先开口。幼楚和萧容鱼怀孕时,胡林语和边诗诗都是充当‘急先锋’的角色,我既然做了宝宝的干妈,急先锋我也是责无旁贷了!”

    ······

    1206咖啡馆的大厅里,陈汉升听着罗璇不告而别的消息,怔怔的没反应过来。

    “她这就走了?不是刚回来吗?”

    陈汉升问着商妍妍。

    “是的呢。”

    商妍妍也是一脸“懵”:“还让你别去找她。”

    “靠!”

    陈汉升紧锁眉头:“我哪里又得罪她了······”

    “哥。”

    旁边的陈岚放下手机:“璇嫂子电话打不通,信息也不回。”

    “服了。”

    陈汉升很无奈,罗璇以前经常玩这一招,通过“故意消失”想引起自己的注意,不过最近几年她很少再这样幼稚了,不知道今天为何“故技重犯”。

    “反正不会有事的。”

    陈汉升自信的说道:“最多明天这个时候,她又会联系我的,以前经常这样。”

    “噢~”

    陈岚点点头,在几个嫂子中,的确只有璇嫂子才会这样胡闹。

    “可是,如果她明天没联系班长呢?”

    没想到的是,和罗璇没什么“交情”的商妍妍,突然歪着头插了一句。

    “怎么可能呢·······”

    陈汉升不太相信,以前罗璇“消失”一天后,第二天肯定就会因为太想念自己主动出现的。

    “好吧,那等等看。”

    商妍妍撇了撇红唇。

    陈汉升心里有些奇怪,目光在情人脸上逗留片刻,随即接到了下属开会的电话,离开了咖啡馆。

    商妍妍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像往常一样送到门口,不远处大学城的科技大道上,一对学生情侣正在追逐打闹,男生在前面跑,还调皮的喊道“来追啊,来追啊······”

    女生在后面奋力的追着,也在笑着骂道:“混蛋,等我追到你,你就完了······”

    年轻的声音充斥在空气中,但是一点都觉得不吵闹,商妍妍看着看着,突然展颜一笑。

    夏去秋来清风至,岁月静好多喜乐。

    真好。

    ······

    不过,陈汉升并没有感受到这人间喜乐,他还颇有些烦躁,因为第二天的下午,罗璇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联系自己。

    尤其他打电话给香港那边的高档公寓,管理人员表示罗小姐并没有回去,他开始担忧了。

    晚上2点多,金陵御庭园别墅里一片安谧,陈汉升却失眠了,辗转反侧后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叹了口气:“早知道睡不着,还不如玩会手机呢。”

    然后他坐直身体,看了看“建邺-香港”的航班,心中有数以后,慢慢的踱步来到一处卧室门口,也没有敲门的推开进入。

    他是男主人,在家里就没有他不能进入的地方。

    卧室里有轻微的呼吸声,还有淡淡的清香,陈汉升熟悉的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的三个人影。

    成年女性的个头高挑修长,即使覆盖着薄毯,也能看出起伏凹凸的身材轮廓,不过她太保守了,明明在家里,而且还开着中央空调,她的睡衣依然是长裤长袖,偶尔露出的细腻脚踝,成了黑漆漆卧室里一抹耀眼的白皙。

    陈汉升内心一片温柔,这个保守但是又特别诱人的身影,就是他的爱人沈幼楚,两人在一起都8年了,孩子都四岁了。

    沈幼楚身边还有两个小人儿,这是陈子衿和陈子佩,陈汉升的宝贝闺女。

    闺女们正在安心的熟睡,因为都是侧着身子的缘故,脸蛋上的肉都被挤到同一边了,可爱的像两团小肉包子。

    不过当了母亲以后,即使睡着了都会挂念着孩子,所以陈汉升刚靠近一点,沈幼楚就醒了。

    窗帘留着缝,桃花眼在月光下依然是那么迷人,沈幼楚发现是陈汉升以后,就把目光转向了两个闺女。

    “你往里面去一点,我想躺这里睡会。”

    不要脸的男人提出一个不要脸的要求,但是柔弱的沈憨包没有拒绝,默默挪动了一下身体。

    她以前拒绝过,但是男人会赖在床上,为了不吵醒宝宝,她只能默默的“承受”。

    修罗场到现在已经四年了,男人也越来越得寸进尺,从原来的“我就进来看看宝宝,马上就走”到“我想在这躺一会”,也许很快就要到“12月的天气真是太热了,我们脱了衣服睡觉吧”。

    沈幼楚不知道如何应对,而且听说萧容鱼那边也没有拒绝男人睡在床上,也许两人都在等着对方先“投降”吧。

    因为,陈汉升是宝宝的爸爸呀,他是那么的爱宝宝。

    再因为,不管沈幼楚还是萧容鱼,其实她们心里都还爱着这个不要脸的狗男人吧。

    “呼~”

    陈汉升躺下以后,发出了一阵满足的叹息声,以往他心烦的时候,在沈幼楚或者萧容鱼身边一躺,闻着爱人和宝宝身上的味道,很快就能进入梦乡。

    但是今天,居然又失效了?

    “到底哪里不对呢?”

    陈汉升睁眼看着天花板,失眠的原因是罗璇,他意识到可能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不过渣男又是个非常聪明、缜密、做事几乎没有漏洞的人,所以很快就发现了一点不寻常的地方。

    商妍妍!

    罗璇昨天离开后,妍妍的某些举动有些反常呀,她一定是清楚些什么!

    想到这里,陈汉升飞快的翻身下床,很快院子里就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

    卧室的沈幼楚也睁开了眼睛,桃花眼里有些疑惑,自己和孩子都在这里,他这么晚去找谁呢,如果是萧容鱼的话,完全没必要这样急切的吧。

    “妈妈~”

    陈子佩可能是有些热,突然在睡梦里叫了一声,沈幼楚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两个宝宝就是她的一切。

    ······

    建邺的晚上没什么车,陈汉升很快就来到了商妍妍的楼下,她居然也没有休息,似乎刚和谁打完电话。

    “罗璇······”

    见到商妍妍以后,陈汉升刚开口,穿着性感真丝睡衣的情人突然笑出了声:“我刚才还和小师妹打赌呢,你能多久察觉出来呢,班长真是超级聪明啊,我告诉你一个事,你又要当······”

    5分钟后,房间里传来陈汉升无语的声音:

    “这辈子我再也不立flag了!”

    “大学时说让你养孩子,我以为那只是开玩笑的,谁想到居然能成真?”

    “还有我和王梓博说过,陈子衿和陈子佩上幼儿园之前,不打算再要孩子的,现在算算时间,也是正好吻合啊!”

    “老子的嘴巴是开过光的吗?”

    ······

    陈汉升没有在商妍妍这里呆太久,因为他已经猜到罗璇在哪里了。

    第二天的晚上9点,港城一中刚刚下了晚自习,高中生们三五成群的走了校门,他们是那么的年轻,也是那么的充满活力,讨论着NBA的球星,咒骂着月考出题的老师,八卦着听来的校园恋情······

    当闻到路边摊鸡蛋饼的香味时,他们又“呼啦”一下的围了上去,在热气腾腾的炉火边上,争论着《海贼王》和《火影忍者》哪个更好看。

    “还是高中舒服啊,可惜老子已经毕业了。”

    戴着帽子的陈汉升站在树影下,笑眯眯的打量着这群学弟学妹。

    年轻人动作是很迅速的,他们吃完了鸡蛋饼,很快就各回各家了,学校门口又慢慢安静下来,偶尔有一两个晚出来的学生,在秋风中瑟瑟发抖的骑着自行车,反而更增添了一丝寂寥。

    等到10点左右的时候,教学楼的白炽灯已经熄灭了,偌大的校园里只有昏黄路灯在闪烁,陈汉升没有离开,他要等一个人,而且她也一定在的。

    当年高三的时候,也就是在这个时间点,陈汉升下晚自习遇到了正在被小混混骚扰的罗璇,于是就有了一场“英雄救美”,不过陈汉升只是想发泄一下模拟考失败的憋闷,但是对罗璇来说,一生的命运就此改变。

    现在罗璇怀孕了,不在家里,不在学校,也不在陈汉升身边,那她只会在这里,每天晚上来到港城一中的门口,回忆一下和陈师兄初相遇的场景。

    “咯吱吱~”

    时间太晚了,学校防盗门开始缓缓的关闭,陈汉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门口。

    两侧的防盗门越来越靠近,八米、六米、四米······就在即将合拢的时候,突然戛然而止!

    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身影从学校里走了出来,看到了不远处的陈汉升,身影也停了脚步。

    晚风渐起,沙沙吹动着落叶,今晚星辰璀璨,月也温柔,涌动的层云飘忽不定,两人相视而望,仿佛是硝烟尽散世界里的又一次重逢。

    “你为什么隔了两天才过来?不怕我也带着宝宝离开吗?”

    走近了以后,小师妹噘着嘴问道。

    “我······”

    陈汉升一时语塞,想找个理由解释。

    “算了~”

    罗璇抬起头,注视着自己的陈师兄,眼神布满晶莹剔透的泪水,委委屈屈的说道:“可是我太想你了,所以只能原谅你。”

    ······

    (小师妹的问题也解决了,还留了点想象空间。三章番外写了六个女性,一个不落吧。还有最后一章的温情番外,陈汉升和他的故事,就要结束了。)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