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十九章 无可逃避
作者:三戒大师      更新:2021-11-09 02:36      字数:3627
热门推荐:
    一转眼,颜山农都已经在新港六年了。如今已经八十四岁高龄,却还能管着做饭,这身子骨还真够硬朗,显然还没到跟阎王爷报到的光景……

    这也正常,泰州学派的疯子们一个个都生命力旺盛,只要不作死,活个八九十岁跟玩一样。不过就没有不作死的……

    见颜山农张罗着要加菜,赵昊忙笑着拦住他道:“不用了,我们来时捎上酒菜了。”

    “这事儿闹得,早就想请小阁老吃个饭,大恩不敢言谢……”老人家拉着赵昊的手,不住声的道歉。

    受过专政教育的就是不一样,态度摆的特别正。

    “哎,山农先生太客气了,再这样我以后都不敢上门了。”赵昊哈哈大笑道。

    两人寒暄的功夫,赵士祯和胡时中便在丝瓜架下支起了圆桌,摆上他们顺道买来的熟食卤货。还有老人做好的两菜一汤——蒜炒丝瓜、清炒豆角,鸡蛋紫菜汤。

    老人本来还准备拍个黄瓜拌蒜的,但内味儿太冲,就改生啃黄瓜了。

    又是一番谦让,赵昊坐了主宾,颜山农主陪,其余人也依次落座。

    道谢敬酒之类的客套自不消提,酒过三巡,宾主便在醺醺然的气氛中开始扯淡。

    赵昊超喜欢跟搞文科的一起聊天,尤其是这阵子天天被王徵缠着请教数理化问题,弄得他神经紧绷,生怕哪里回答错了让孩子笑话。

    跟何心隐师徒一起就放松极了,大家聊聊哲学,谈谈社会改造。只管信马由缰的扯,反正也没正确答案……嘴瓢了也能掰回来。

    正聊得火热,一个护卫进来,轻声禀报说,当地里长有事儿找梁先生。

    “我去吧。”一旁伺候的胡时中跑出去,过一会儿回来笑道:“没什么事儿,就是王里长看着咱家来这么多人,问问情况。”

    “小伙子还挺负责的。”赵昊满意的点点头。

    里是集团对城市街区的称呼,也是最基层行政单位,跟农村的生产队平级。但里长是不负责安排生产的,也没法负责。所以里长管辖户数要比生产队长多,通常三五百户左右为一里。

    跟‘市’一样,‘里’也是旧瓶装新酒,被赵昊赋予了不一样的内涵。

    传统上的里长,都是由官员从百姓中挑选声望能力出众者担任,是官府与百姓间联系的纽带,也负责替朝廷管理里中百姓,还要维持里中治安,及时报告舆情等等。

    因为封建王朝一般负担不起庞大的公务员队伍,所以不得不普遍采取小政府模式。地方官没有足够的行政队伍,无法完成上级交办的各项任务,只能向下踢皮球,里长的任务越来越重。

    里长没有工资,也没有下属,靠自己当然抓瞎。于是只能依靠宗族的力量。而宗族的领袖——缙绅和大地主,也乐于承担这样的责任。因为承担的责任越大,也就意味着权力越大。

    地方官届满调任,但里长甲长和他们背后的宗族,缙绅和大地主们却是一代代的不挪窝,老百姓会听谁的一目了然。

    久而久之,便形成了皇权不下县,乡村地方自治的模式。其实又何止乡村,官府对城市的治理一样不能下沉到最基层,还是要靠以里长为代言人的地头蛇来驭民。

    起先也有人建议赵昊在十八个行政区施行里甲制,但他断然拒绝了。毕竟这套自治制度已经运行了千年,可以在大量节省行政资源的前提下,基本维持地方稳定。

    但赵昊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在他看来,里长是直接与民众打交道的干部,关乎集团在每个家庭心目中的形象。更是集团决策在基层的执行者,直接关系着集团执行力的强弱。

    这样重要的干部怎么能让老百姓推举业余选手呢?还不给开工资……

    必须要由专业人士来干!而且要以行政主官的标准来选拔!

    所以十八个行政区的里长和生产队长,都是正经的集团管理岗员工,定为行政十一级,正科级干部。

    而且里长也不是光杆司令,下面还设有副里长,以及三到五名办事员。这几个人负责三五百户好几千人的事务管理、日常治安、纠纷调解、排忧解难、户籍登记、卫生检查,还要完成上级交办的各项任务。几年下来,只要没累死,就可以胜任更艰巨的工作了……

    ~~

    提到赵昊对里长制度的改革,颜山农赞叹不已道:“小阁老下派里长这一手堪称神来之笔啊!看似多开销了些俸禄和办公银子,却得到了千百倍的回报。”

    “这不是什么新鲜法子,北魏时就给过里正正式官职,也安排了两个下属。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赵昊谦虚笑道:

    “在海外能搞得好,主要还是移民里既没有读书人,又被有意识打散了分配。你让我在大陆搞这套,恐怕得给里长配上军队才好使。”

    “宗族乡绅……”何心隐咔嚓咔嚓啃着黄瓜,含糊说道。他当年搞得乌托邦试验——聚合堂,就是宗族乡绅力量的一次展示。有如此强大的地头蛇存在,空降的里长确实得靠军队才能站得住脚……

    “小阁老过谦了。”颜山农喝了点酒,便渐渐露出本色了。“兹事成因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贵集团对民众的组织掌控,实在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就连当年商君变法后的秦国也难望贵集团项背吧。”

    “哈哈哈,山农先生越说越邪乎了。”赵昊放声大笑道:“我们不过是家普普通通的商号,最多就是规模大一些。怎么能跟国家类比呢?风马牛不相及的……”

    “古往今来,有贵集团这样的商号吗?”颜山农一边往烟袋锅里装烟草,一边戏谑笑道:“拥有自己的领土、军队和官员,自行制定法律、收税,与各国宣战开战,订立协约。”

    “呃……”赵昊语塞片刻,方道:“应该……会有的。”

    如果他没出现的话,十五年后成立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就可以铸造货币、与外国订立条约、发动战争,建立殖民地。几十年就发展为有史以来世界上最富有的公司。拥有150条商船,40条战舰,50000名员工和10000人的私人武装,以及大半个南洋。

    至于英国东印度公司就更不用说了,跟它一比江南集团还是个弟弟呢……

    只是这俩公司还没成立呢,而且只要赵昊不空出生态位,估计成立了也没戏了。

    其实他想说的是成立于西元1344年的汉萨联盟。它们设有最高议会和最高法院,入盟城市必须遵守同盟权力机关的决定。各城有公共的财政和海军,有权对外进行外交、宣战、媾和、缔约等。垄断欧洲北海贸易两百余年。

    但汉萨联盟在组织上过于松弛,既无宪法,也无成文的制度和执行机构,空有强大财力和声望,却无法转化为战斗力。在欧洲主权国家崛起后,日子已经越来越难过,正走在穷途末路上。赵昊都不好意思拿它们说事儿,做反面教材还差不多。

    “干都干了,还怕人家说吗?我们都在你治下生活了七年了!”何心隐一边啃黄瓜,一边冷声道:“你要是非睁着眼说瞎话,咱们也没就得聊了。”

    “是啊,我们不说,有的是人会说。”颜山农让徒孙点上烟,叭叭抽两口道:“其实叫国家也好,集团也罢,或者什么帮派道门,都是出于一定目的、本着一定宗旨,按照一定组织,建立起来的团伙嘛。有什么不能比较的?”

    “你们集团不是特别注重那个组织力吗?”何心隐可是得到赵昊允许,深入考察过集团的,自然洞若观火道:“咱们不比别的,单比组织力。我们说你们集团的组织力已经强过秦国,有问题吗?”

    “要是还比不过两千年前的老祖宗,那才真叫有问题呢。”赵昊淡淡道。

    “哦,哈哈哈!”何心隐师徒也大笑起来,颜山农大赞道:“好,舍我其谁!这才是江南集团掌门人该有的气度!”

    说着他喟叹一声,一脸诚恳道:“老朽说这些,不是有意冒犯小阁老。实在是大恩不敢言谢,只能进献逆耳忠言,请小阁老勿怪。”

    “山农先生请讲,我听得进去。”赵昊轻轻点头。

    “江南集团如日中天不假,然而看似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实则——”便见颜山农声色俱厉道:

    “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赵昊闻言默然,少顷低声问道:“老先生何出此言?”

    “这还用问吗?江南集团如今太大了,就像院子里的大象,藏不住的!”颜山农沉声道:“屋里其实已经很多人都看到了,屋子的主人也不会一无所知,只是他还做不了主,所以装作不知道的罢了。”

    “但时间是站在年轻人一边的。独断专行的老管家终究会老去,年轻的主人总会拿回自己的权力。”顿一下,他用一种瘆人的语气幽幽道:

    “而且他等得太久了,已是无比焦躁。一旦到那天,定然疯狂报复!到那时,老管家已经不在,那满腔的怨气,又该朝谁……发作呢?”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