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你的能量超乎你想象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2021-11-04 10:23      字数:3315
热门推荐:
    发生了什么事情?

    各方观战的人,顿时都无数脸懵逼。

    两大星帝级的强者,这才刚刚进行了一个前戏,突然就消失了?

    这也太短小无力了。

    最主要的是,人呢?

    人去那里了?

    秘术?

    还是炼金至宝?

    各方中立区观战的大佬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今儿这帝战,委实也太诡异了。

    ‘北辰军团’至高统帅一身‘时空道’秘术,掌击瞬杀‘流隼帝’也就罢了,一场战斗当真是短的可怕,连前戏都算不上就敷衍潦草地完事了,让满怀期待想要得到颅内高潮的众人,那是相当的瘙痒难耐。

    本以为这第二战,好歹可以看到帝境强者交锋的震撼场面。

    谁知道比第一场还短小。

    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是结束了?

    还是……

    中立观战区的各方大势力巨擘们,立时都各自施展秘术,仔细观察了起来。

    终于有人察觉到了端倪。

    “看到那青绿色光点了吗?秘术的痕迹……他们两人,应该是进入了某个次元领域空间战斗。”

    “秘术吗?”

    “谁的?”

    各方终于都有所察觉。

    也得知这场帝战并未结束。

    而是在一个看不到的次元空间中进行。

    想必战斗非常激烈火爆。

    这让很多花费巨资买票来观战的人,心中涌动着巨大的被欺骗的愤怒。

    rnm,退钱。

    ……

    ……

    的空间里。

    林北辰的实力,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强。

    他手中提着,一边砍,一边道:“老铁,有一说一,你这把剑真好用。”

    ‘天厌帝’在逃。

    林北辰在追。

    ‘天厌帝’在喘息。

    剧烈地喘息。

    他出血了。

    他的身上,出现了无数伤痕。

    一缕缕,一道道,帝血淋漓。

    让他耻辱愤怒的是,这伤势,乃是被所斩出。

    这柄陪伴他多年的神剑,曾经被他当做是心肝宝贝一样宠着,无数个夜晚都以自身气机温养,视如珍宝,但此时,它就像是个出轨的渣男一般,不但抛弃了他,还反过来无情地伤害了他的心灵和肉身。

    而更让‘天厌帝’感觉到愤怒的是,他被围殴了。

    是的。

    和上次一样,这一次与他交战的,也并不只是‘宇文秀贤’一个人。

    还有‘宇文秀儿’。

    “无耻。”

    ‘天厌帝’气愤地大吼道:“巅峰帝战说好了是单挑,你们北辰军团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围殴,不怕传出去被星河诸族耻笑吗?”

    “桀桀桀桀,你放心,传不出去的。”

    林北辰一脸阴笑,道:“再说了,这是单挑啊,你一个单挑我们两人。”

    天厌帝:“……”

    他从未如此憋屈愤怒过。

    世上竟有如此卑鄙无耻之人?

    身为元素道的剑修帝者,剑道秘术杀伐之强,远超同境。

    但却偏偏遇到了‘宇文秀贤’这个所谓的‘剑仙’,世间无可伤他之剑,让‘天厌帝’一身通天的剑道帝术,无法施展,普通的攻击战斗,却又无法对‘宇文秀贤’造成威胁……

    “打他。”

    林北辰大喝。

    黑石帝分身疯狂抢功。

    而林北辰也招式一变,施展,展开无情的进攻。

    轰!

    ‘天厌帝’胸部中了一拳,几乎被打碎半边身体,鲜血狂涌。

    “等等,你既自号‘剑仙’,为何却不用剑?”

    他连续退避,大声地喝问。

    想要言语拖延时间。

    “你管着么?”

    林北辰大笑。

    这一战的方式,是他早就设计好的。

    将对手拖进之中,然后召唤黑石帝分身,合力围殴。

    他本身的修为战力,在配合各种外挂,以及等秘术,已经是可战65阶以下的帝境强者,如今又有黑石帝分身这样完全不怕死又足够硬的分身兼人肉赌牌,还有的buff增益,围殴之下,被削弱了力量的‘天厌帝’根本不是对手。

    才不过四十息的时间,‘天厌帝’就被重伤,丧失再战能力。

    “你……杀了我吧。”

    ‘天厌帝’毕竟是星帝级强者,亦有自己的尊严。

    “你杀了老韩的妻子,我必不可能饶你。”

    林北辰点点头,道:“不过,念在你也是一代帝者,我就留你一个全尸。”

    duang。

    一桶甲醇丢在了‘天厌帝’的面前。

    “喝了它,你会走的很安详。”

    林北辰道。

    心里却在想,念你妹的帝者尊严啊。

    老子只是想要忽悠你喝假酒喝死,然后再多一尊分身而已。

    毕竟你们荒古族诸帝的肉身,真的很好用。

    ‘天厌帝’一怔,旋即冷笑了起来。

    “我乃元素道的帝者,你竟然觉得这天下,有毒酒可以杀我?”

    说完,直接拿起酒桶,扬起脖子一阵吨吨吨。

    咣当。

    空酒桶被扔在一边。

    ‘天厌帝’觉得自己终于搬回了一局。

    他心生傲意,反唇相讥,道:“我修炼的是元素道,就算是高浓度的剧毒毒物,如我体内,皆被化解,更别说你这毒酒,哈哈哈,你说这世间无可伤你之间,你又是否知道,这世间亦无可杀我之毒酒……嗝。”

    最后,甚至还故意打了个酒嗝。

    林北辰竖起中指,揉了揉眉心。

    这逼难道真的不怕毒酒?

    他不信邪。

    duangduangduang。

    他又扔下了三桶。

    “继续喝。”

    ‘天厌帝’仰天狂笑:“哈哈,喝又何妨?”

    他毫不犹豫,连续吨吨吨吨。

    转眼之间,三桶甲醇全部都喝完。

    这个量,已经超过了当日的黑石帝三倍。

    林北辰纳闷,一个元素道的星帝,按照道理来说,肉身完全不如‘黑石帝’这种圣体道的星帝强,喝了四桶甲醇,竟然依旧活蹦乱跳……

    而‘天厌帝’此时心中却是欣喜若狂。

    他掌握的是元素道的法则。

    虽然以剑为主,但对于元素之力的运用,可谓是出神入化。

    这种剧毒之酒,何尝又不是高能之物呢?

    毒性越是剧烈,蕴含的元素能量就越高。

    连续喝了四桶酒,他已经运用元素帝术,将其中的一种磅礴浩瀚的能量,尽数提炼凝聚于体内。

    那是一种令他感觉到兴奋和惊喜的能量。

    超乎想象。

    差不多了。

    可以彻底转化吸收了。

    “哈哈哈哈,宇文秀贤,你的毒酒能量,超乎你的想象。”

    ‘天厌帝’胜券在握,绝地反杀,大笑了起来,猛然愉悦而起:“今日注定被我秀……呃?”

    话音未落。

    他的身体,猛然一僵。

    只觉得体内凝练的那股毒酒能量,突然之间失控,犹如火山般爆发。

    然后,意识开始模糊。

    肉身也开始僵硬。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