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阴神回家
作者:逆苍天      更新:2021-11-22 13:00      字数:3886
热门推荐:
    环绕那颗淡金色星辰的众多漩涡风暴,蕴藏着让虞渊都为之惊叹的星空异能,而且还不断地从中涌现。

    涌出的星空异能,则是散逸在灰域,然后潮水般向周边蔓延。

    虞渊目露异色。

    在感觉上,那一簇簇漩涡风暴是从外界,向灰域输送着星空异能,且永不停歇。

    他的脑海中,骤然闪现出浩漭的九幽寒渊,那七个连接外域的寒渊口。

    七个寒渊口,从七个极寒星空中攫取冰寒的力量,渗透向地底深处,用来中和那股极致的地心之炎,以免浩漭被烧成焦土灰烬,导致众生灭绝。

    眼前众多的漩涡风暴,和寒渊口的作用颇为相似,可风暴团的数量更多。

    虞渊稍作计算,发现竟然有三十六个。

    这里的漩涡风暴,流逸出的不仅仅只是酷厉寒能,而是驳杂却磅礴的星空异能。

    如有三十六个星域,或者神秘之地,被这些漩涡风暴不断地窃取着星空异能。

    被吸扯过来的星空异能,全部流逸到了灰域,才使得灰域内的星空能量,远远超出别的星河天地。

    “三十六个,竟然和浩漭的三十六根图腾柱数量一样。”

    虞渊暗暗诧异了一下。

    随后,他尝试以灰域主宰的身份和权柄,去解析那三十六个漩涡风暴,却惊奇地发现,他竟无法探知其中的玄奥。

    那些漩涡风暴,虽存在于灰域,却仿佛又独立于灰域。

    他的心神念头,流入任何一个漩涡风暴中,竟然都石沉大海,没激起丁点浪花。

    在偌大一个灰域中,眼前这些的漩涡风暴,似乎是他目前唯一不能触及的秘密。

    因此,他无法得知那一簇簇的漩涡风暴,究竟连接着何处的星空,为何能获得源源不绝的异能。

    “龙族,似乎也不是特别的适应。”

    他留意到在那颗淡金色星辰上,一头头冰霜龙,碧玉龙、绿龙和炎龙,虽被“缚龙魂咒”禁锢着哀嚎,其实也能汲取天地能量。

    淡金色的星辰附近,一簇簇的漩涡风暴中,都有磅礴的星空异能可用。

    只是,龙族在浩漭大世界待太久了。

    在钟赤尘和龙颉前的那些年,甚少有龙族的巨龙能踏出浩漭,能翱翔天外星河。

    即使有能力,他们往往也不愿出去,怕沦为五大至高势力的炮灰被莫名地葬送。

    龙族和人族,还有那些古老的妖族一样,更习惯浩漭纯净的天地灵气。

    他们的血脉和龙躯,他们这些年的成长,都是以吞吐天地灵气来铸就。

    淡金色星辰上方的龙族,虽有磅礴的星空异能可用,可当他们纳入体内以后,并不能立即就运用起来。

    他们的龙躯必须要经历洗涤炼化,取其糟粕的过程,才能获取少部分的力量。

    龙族毕竟不是星空巨兽。

    那头幼兽在灰域中,在那淡金色的星辰上方,张口吐息之间,敛取的浩荡星空异能,不论内藏多少驳杂的怪力,它都能迅速消泯转化,轻易凝做最纯净的灵气,散逸在它的四肢百骸和巨兽之心。

    这时,虞渊不禁想到脚下的斩龙台,还有现在的浩漭,都有类似的功效。

    化天外浓稠复杂的星空异能,精炼为纯净适合万物的灵气,供浩漭上所有的生灵,无丁点障碍地吸收。

    “此星,必须要有一个界壁,还必须是神奇的界壁!”

    虞渊心有所悟,旋即就低下头,看了一眼脚下的斩龙台。

    一幕尘封的画面随之呈现。

    斩龙台发生异变,慢慢地膨胀着,变为一个莹白的光幕罩子,将眼前淡金色的硕大星辰裹住,成了此星的界壁。

    从斩龙台飞出的,先一步铺展过去的天地道则,和斩龙台凝做的界壁浑然一体。

    斩龙台变成的界壁,加上那头幼兽的存在,使得三十六个漩涡风暴中的淡金星辰,能通过斩龙台凝做的界壁,将涌出来的星空异能迅速净化,变为龙族和众生都能吸收的纯净灵气。

    有了界壁的保护,不要说这些等阶不低的龙了,连普通的凡人都能过来。

    比浩漭大许多的此星,如果有斩龙台化作的界壁保护,可供十倍的浩漭生灵活动,而且灵气更为丰沛,还能源源不绝的补充。

    这样的新浩漭,将会焕发出多么瑰丽的奇迹,造就出多少新的巅峰至高?

    一念至此,虞渊都有些激动了。

    他意识到,眼前被至高无上的泰坦棘龙,视为灰域龙穴的奇星,就是他前世选定的新浩漭!

    那头幼兽,和他手中的斩龙台,都是此计划的一部分!

    源魂,源血,幼兽,异星,斩龙台,运转轮回的幽瑀,很多必须条件都实现了。

    只待他突破到终极,主魂中的源魂印记纷纷点亮,参透阳神内源血烙印的所有生命真谛,然后去一趟浩漭地底。

    弄明白在浩漭地底深处,被那股极致火焰包裹之物,究竟是如何造就出本源的。

    只要知道本源是如何形成的,为什么被至强者斩获以后,能铸造出神位,所有的关卡就通畅了。

    新浩漭计划,也就能顺利地往下推进,以眼前的淡金色星辰造就!

    更奇妙的是,斩龙台形成界壁以后,其中所藏的对龙族的封禁依然存在。

    身为主人的他,想放开就放开,不想放开的话,龙族的血脉桎梏将再次缔结,让龙族再难有新的龙神出世。

    或者,还不单单只是龙族。

    他若牢牢掌控灰域,参悟出那些漩涡风暴的玄妙,将新浩漭纳入掌心,以后生活在新浩漭的智慧生灵,所有的族群,应该都是由他说的算。

    “所图甚大啊!”

    虞渊顿时明悟了他前世的野心。

    “解!”

    一念起,所有束缚那些巨龙的龙符,便化作漫天的流光,从前方的星辰飞回来,再次隐没到斩龙台。

    龙族暂时脱困,痛苦地呻吟着,然后汇聚在当代族长龙颉的身旁。

    龙颉如金甲巨灵神般,遥望着远方如微光般的虞渊,他知道虞渊此刻就在前方。

    也明白虞渊发现了老泰坦棘龙的龙穴,找到了被他们视为第二个故乡,第二个龙岛的星辰,于是龙颉马上惶恐了。

    他并不知道,虞渊下一步将会做什么,他对虞渊如今满怀恐惧。

    因为,就连幼兽都摆脱不了虞渊,在灰域中都抗衡不了虞渊。

    “放心吧,我还要弄清楚灰域内部,究竟埋藏着多少秘密。至于你龙族,呵呵,反正你们别离开灰域就行。”虞渊的声音,如天神发出的威严神语,响彻在那淡金色星辰。

    所有从浩漭而来的巨龙,听到他的声音时,都在搜寻他的踪迹,可惜不能如龙颉般,知道他准确的位置。

    然而,知道又能如何?

    ……

    湮灭星域,浮生界。

    星族的丹妮丝,在曾经镇压七厌的幽深洞穴,低着头凝望着那片深幽,美丽的脸上透出困惑和慌乱。

    这阵子,她每每感悟血脉内星辰法则时,时而能触及到神秘的魂音。

    有一个轻柔的声音,经常在她的脑海出现,让她晕晕乎乎地,居然醒悟出增进灵魂力量的秘术。

    她感觉出,因那柄神剑的离开,浮生界地下有个东西,开始去展现自己的存在。

    “依照那个法子审视自身,好像真能直观地瞧见自己的灵魂,灵魂和血脉的结合,也变得更紧密了。”丹妮丝嘀咕着。

    从虞渊和尤潜的口中,她知道擎天之剑在浮生界地底,其实镇压着某物。

    虞渊特意来过一回,为的也是地下的那个东西。现在由于神剑不在,被镇压着的东西,主动向她抛下橄榄枝,传授她灵魂方面的奥术。

    她斟酌了一阵子,试着以那东西传授的法子修炼,竟果真获益匪浅。

    渐渐地,她偏向于听信地底的阴脉支流。

    ……

    浩漭,从陨月禁地的巨坑中,悄然飘出了一道虚幻的魂影。

    魂影一闪后,就出现在了尤潜面前,笑道:“没想到你倒是尽心尽责。”

    留在此地的天魔尤潜,错愕的看着那道魂影,霍然惊叫道:“你?你怎么突然?”

    以阴神溜回来的虞渊,朝尤潜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忽钻入到尤潜的魔躯,不再以魂体显现,“太虚和太始怎么不在禁地?”

    他和“封天化魂阵”存在着精神连系,一在禁地出现,就获知了此地状况。

    “太始大人,被天启大人领路,去了神魂宗天外的大本营见摄魂了。”尤潜立即回应,他低头望着魔躯臂膀,感受着虞渊的阴神,道:“太虚大人逗留几日后,以荒神大泽的巢穴,转道去了千鸟界。说是要在千鸟界那边,见一见各族的强者,尽快筹备一些事。”

    尤潜感到很惊讶,他将近期浩漭发生的大事,迅速地禀告了一番,问道:“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我听太虚大人说,你应该短时间内不会离开灰域,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我本体和阳神都在。”虞渊的魂体,在尤潜胳膊中,一边回讯一边沟通煞魔鼎。

    “主人,我一直都在等你回来!”虞依依顿时有了回应。

    ……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